14K僅有的女堂主齊瑋文,為幫會設立女子情報局,組織「沙手黨」

為什麼古惑仔這種男人的世界里會有洪興十三妹?很可能是因為有她的存在!

她是14K唯一的女堂主,手下能人無數,為14K打天下做出巨大貢獻。

她就是14K中內八堂的堂主之一,并且官拜「陪堂右相」的齊瑋文。

小時候看陳小春版的《鹿鼎記》里高喊的「反清復明」仿佛還在耳邊繚繞,長大后卻發現天地會至今都存在,可是都變了味。

14K的前身是洪門忠義堂,而洪門的前身其實便是反清義士陳近南創立的天地會。

14K由軍統中將葛肇煌在廣州所創立,起初名為「洪發山忠義堂」,后來廣州解放,國軍兵敗,葛肇煌帶著「忠義堂」逃往香港。

到港后據說為掩人耳目,以廣州「忠義堂」的地址西關寶華路14號,以及國民黨的英文Kuomintang為名,取名14K。

由于士兵對地痞流氓不是一個等級,14K很快便以「不是猛龍不過江」的姿態,在香港有著一席之地。

當然,開疆辟土并非易事,需要武力,更需要智力,這便不得不說說14K里「巾幗不讓須眉」的故事。

其實關于齊瑋文的資料很少,不過從有限的資料里,小編猜測她應該是與葛肇煌一樣,出身軍統。

首先,葛肇煌早期在廣州發展的時候,齊瑋文便跟隨在他身邊,緊接著隨他逃到香港,成為創立14K的元老。

且以女子的身份成為唯一的內八堂堂主之一,并兼任「陪堂右相」。「陪堂右相」的主要工作便是協助「坐堂」處理幫會的事務。

可見葛肇煌對她的倚重程度不亞于其他男性核心成員。

幫會剛扎根香港,首先需要做的便是招兵買馬。

其他男性堂主,多數是以本人或者手下能打能殺而名震江湖,齊瑋文卻是不一樣。

她手底下有著一只名為「十二金釵」的組織,該組織由十二個結義金蘭的姐妹組成。

雖是女流之輩,看著戰斗力不強,卻不是常人惹得起的,且對于幫會的作用很大。

十二金釵中,除了排名第一的「大姐大」陳燕是齊瑋文的得意門生,其他的十一人皆是和勝和,和安樂等香港老牌黑幫的人。

(其實像這種由不同勢力組成的男性團體也是有的,當時很出名的「九龍十八虎」,便是由「五億探長」呂樂手下的「沙皮狗」,「豬油仔」以及14K的白紙扇「師爺譚」等大佬組成。這個團體最低的級別最低也是社團中的紅棍。)

她們個個漂亮,與她們交往的多數是江湖大佬,有政界的,有商界的,更有其他幫會的大佬。

如大姐陳燕的姘頭便是當時的政界的知名人士,老二阿英便是「師爺譚」的情人,還有便是在舞廳里當媽咪,結交各路人士。

許多時候不需要自身武力超群,只需要靠山夠硬,便沒人敢動你。特別是這種女的,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出手,只要吹吹枕頭風,對付仇家還不是手到擒來。

如有一次「敬義」幫的人在旺角鳳如茶樓與這幫女流之輩發生沖突,對方是五大三粗的壯漢,并有紅棍在場,十二金釵不敵。

情急之下,陳燕到窗口呼救,附近14K以及其他社團的人馬聽到,立馬派人圍住茶樓,并將「敬義」幫狠狠揍了一頓,事后「敬義」坐館還派人來賠禮道歉。

像這樣的組織,雖不是出身于同一個社團,卻在某些程度更勝在同一個社團內。

而且她們還有最為重要的作用,便是情報互通。在那個通訊并不發達的年代,情報是極其重要的。她們結交高層,隨便使個「美人計」什麼的,便能知道有用的情報。

其實也能解釋,為什麼高爾夫球這種毫無激情的運動,卻許多廣受富豪們的青睞。還不是因為能靠著這個平台多聚集一些人脈資源以及及時的信息。

除了用「十二金釵」聚集人脈來收集情報,齊瑋文手下還有另一個軍統特質。

1972年,齊瑋文得意門生謝二姑負責走私一批170萬的手表到日本,貨到了大阪,卻被隔海相望的「山嘴組」黑吃黑。靠著地頭蛇的優勢直接搶走貨物。

這種黑吃黑其實很尷尬,猶如散戶賭BO贏鈔票了,莊家賴賬,作為散戶卻報不了警,畢竟都是違法行為。

這事齊瑋文是氣炸了,當時的170萬可是一大筆財產。社團內許多都是「算了吧」的態度,包括許多男的。可齊瑋文不一樣,雖然身為女子卻咽不下這口氣,便懸賞15萬重金,招人到海外拿回這批貨。

齊瑋文手下的普通弟子「鯊膽雄」接下了這個任務,召集10名不怕死的弟兄,遠赴東洋。

靠著謝二姑舅舅提供的情報,「鯊膽雄」對「山嘴組」的動向了如指掌,確認那批貨的位置。

經過周密的計劃,在砍翻「山嘴組」五六名人手后,帶走貨物,并順利回到香港。

「鯊膽雄」也因此事以普通弟子的身份,晉升為核心成員。并在齊瑋文的鼎力支持下,組建「殺手黨」。

隨后在與其他幫會發生沖突時,14K也常用這種暗殺手段來震懾對方,在未來「鯊膽雄」在江湖上甚至有個名號為「旺角之虎」。

在國民時期,軍統局便是情報中心,也叫諜報中心。這個組織由「特工之王」戴笠所創,主要任務便是負責情報以及暗殺。當初為國民黨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。

而齊瑋文在14K里發展的「十二金釵」以及「殺手黨」,與軍統局的工作不謀而合,所以小編才會有前面的猜測。

《喜歡的朋友記得點贊,轉發,加關注哈,每日更新哦!》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