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歲老人苦尋當年17歲的初戀,只想說一句抱歉,花10年時間終于找到,真相卻讓她掩面痛哭

「我想給一個人道歉,但不知道怎麼找他,我、我對不起他……」2012年,24小時新聞熱線電話被播通,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欲言又止的聲音,求助者名叫張敬德,當時已經68歲了,但是她說,這個道歉的想法,也已經在她的心中埋藏了幾十年。

可是,當記者問起她到底是想要給誰道歉、又是為什麼會感覺對不起他的時候,老人卻是欲說還休,一再表示,如果不能當面向他道歉的話,自己剩下的日子里都會留有愧疚和遺憾。

隨后,當記者來到張敬德老人居住地方時,這位老人才慢慢的吐露自己這麼多年來的心事。

原來,在她年輕的時候,因為一時賭氣而拒絕了自己的初戀對象,雖然這麼多年過去了,但是她卻越來越覺得自己當時的做法有些對不起他,所以希望能在媒體的幫助下找到他,向他道個歉,也把自己這麼多年來的心意傳達給他。

「幾塊肥皂」斷送的大好姻緣

初次見到張敬德,那時的她身材勻稱,一頭黑發,可能和之前工作有關系,作為一名幼兒教師的她,性格開朗,活潑愛笑,這使得她整個人都顯得非常的年輕。

張敬德的家在一間小賣部里面,差不多十幾平方公尺大小的店,里面的小食品卻擺放得整整齊齊。

桌子上面,還有一個黑色的小型收錄機正在放著歌,「多少愛會感動這一生,」張敬德輕輕哼唱了一句,說:「這是我最喜歡的歌,」每當聽到這首歌,她就會想起他教她唱那首《小小荷包》的情景。

而張敬德口中所說的「他」就是她心心念念要找的初戀對象——胡洪堤。

1961年的時候,張敬德才17歲,剛剛國中畢業,正值花樣年華的她,就在璧山的一個生產隊里面做起了幼兒教師,因為她活潑愛笑,很是招人喜歡,有一位鄰居阿姨看中了她,就想把她介紹給自己的侄子胡洪堤。

而那時的胡洪堤比張敬德大四歲,在火車組工作,因為兩人相隔兩地,交通不便,雙方父母就想著讓他們兩個人先寫信互相了解一下,兩人如果聊得來,到時候也可以繼續往下發展。

可是當張敬德抱著先接觸一下再看的心態的時候,胡洪堤的信,就送到了她的手上,與信一起送來的還有一張照片,在見到照片上面眉清目秀,高鼻梁,大眼睛的帥小伙的時候,這個小姑娘就有了一點心動。

于是,在看完信后,張敬德也給他回了一封信,并且也附上了一張自己自認為滿意的照片,

一來二去,兩人漸漸熟絡了起來,開始在信中與對方分享著自己生活的點點滴滴,兩人也越走越近。

張敬德說到,在第一個月的時候,胡洪堤還稱呼她為張敬德同志,后面稱呼就慢慢變成了親愛的,說到這,張敬德也是一臉害羞,仿佛回到了以前那段青春美好的日子里。

張敬德和胡洪堤經過7個月的書信往來,兩人的感情也是迅速升溫,互相認定了對方就是要相守下半生的人,兩人來往的40多封信也都被好好珍藏著,本以為兩人會就這樣好好的走下去,順利的結婚生子,相伴一生。

可是事情轉變得太快,因為外人的一句話,他們兩人的事情最終還是草草收了場。

在1961年8月,胡洪堤的一封來信改變了事情的發展,信上說到:親愛的,過兩天我要來璧山,想給你帶點禮物,你看你需要什麼東西?

張敬德和記者說起,自己本來是不想要的,可是實在也是拗不過胡洪堤,就半開玩笑的說,你帶幾塊肥皂來就行了。

當這封信寄出之后,張敬德就開始期待與胡洪堤的第一次正式見面了,既開心,又有點緊張,可是讓張敬德沒有想到的是,正是這麼一句玩笑話,后面卻成了兩人決裂的導火線。

兩人第一次見面是在胡洪堤的姨媽家,因為長輩在場,他們都顯得十分拘謹,盡管心里既好奇又激動,但是都不敢正眼去看對方,全程也沒有說上幾句話。

張敬德也只能偷偷打量這個在信中稱她為「親愛的」的男人,一米七五的個頭,樣子好像比照片上的還要好看上幾分。

后來,胡洪堤直接把一堆東西放在了她面前,她嚇了一跳,自己讓他買幾塊肥皂,他卻買了幾十塊,肥皂香皂都有,還有一大包胡豆。

張敬德說,在以前肥皂,可是個稀罕東西,每個人按規矩也只能分到一小塊。

看到胡洪堤把那麼多的肥皂放在她面前,她在開心的同時,也覺得胡洪堤有點憨憨的,很可愛。

可是第一次見面就拿人家那麼多東西,也說不過去,她一再推辭,可是也架不住胡洪堤的再三堅持,最后她也只是意思意思的拿了一兩塊。

在回家的那條小路上,胡洪堤和張敬德聊了很多,他說媽媽喜歡她,還說她每封信都問他的家人好不好,是個有孝心的女孩,他還問她,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,以后不要怕任何事,家里有他吃穿不愁。

當和記者聊起時,張敬德笑著說,那時候自己本來是想直接答應的,可是考慮到那時候大家都比較保守,還是要矜持一下,那個時候就只和他說,自己要先回去問問媽媽再給他答復。

可是誰也沒有預料到,在她開始暢想兩人的未來時,第二天就發生了變數。

當張敬德和家人商量好后,再次來到了胡洪堤的大姨媽家,一進去就感覺到里面的氣氛有點不對,胡洪堤對她也沒有了開始的熱情,見她來,就淺淺的說了句:

「大姨媽覺得你很貪財,不該拿我的肥皂和香皂。」

聽到這句話,張敬德頓時一股委屈涌上心頭,畢竟,不管在什麼時候,被剛認識的人說成貪財,名聲都不會好聽,更何況張敬德還是一位老師 ,聽到他們說那麼說就更加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,氣得她轉身就跑了出去。

回到自己家后,就把和胡洪堤有關的書信和照片找了出來,一把火燒了個干干凈凈,雖然張敬德心疼得流淚,但當家人問起時,她還是嘴硬地說:「燒了好,燒了干凈!」

第三天,胡洪堤的外侄找到了張敬德,說胡洪堤要回去工作了,希望張敬德能去車站送他,兩人再心平氣和的聊一聊。

「不送,你還要告訴他,我和他再也不會有聯系了!」張敬德還在氣頭上,依舊是半點不松口,卻沒有想到,他們這一次分離卻是成了永別,這一次賭氣造成的后果,是自己再也挽回不了的。

當天傍晚,胡洪堤的外侄再次找到張敬德,「你曉不曉得,胡洪堤今天沒看到你,好失望,他上車的時候還在到處望你。」

「你可能誤會他了,」外侄接著說:「胡洪堤說那天的話他沒說完,雖然他大姨媽說你不對,但是他沒覺得你不對,以后你要啥他會盡量滿足,他還說他會等你,3年、5年都等你。」

聽了胡洪堤外侄的話,張敬德哭了出來,雖然已經心軟,可是嘴上卻還是說都是胡洪堤的錯,她再也不要理他了。

就這樣,兩個人再也沒有了聯系,沒過幾個月,張敬德就出嫁了,與一個姓劉的莊稼漢過起了平靜的生活。

直至劉老漢去世后,張敬德一個人在村上,想起了很多往事,很多都是關于胡洪堤的,那些天她總是不斷想象胡洪堤在車站失望的神情,想起心里就痛。

張敬德說,自己決絕地對待胡洪堤,燒了信,拒絕送他,她一輩子都后悔。

短短一封信,訴不清心中情誼

當與記者聊完這幾十年前的往事后,張敬德激動的心情還是久久平復不下來。

「我想給初戀寫封信,一封道歉信,51年了,總是想想又放下紙筆,你們的到來,給了我勇氣,我現在就把我的心里話寫出來。」

說完,張敬德趴在小賣部的玻璃柜上,朝天空望了望,用有些顫抖的手寫下了第一句話:「胡洪堤,你好。」

當寫完第一句話后,張敬德就放下筆,用手托著腮幫,望向了遠方,或許是懷念起了以前兩人互通書信的時光,過了幾分鐘后,她才慢慢的再次提起筆。

「我是51年前和你交過朋友的人,名字叫張敬德,這次是我想和你說一聲,當時你離開時,我沒有送你,現在回想起真是對不起,現在你還好嗎?你能原諒我嗎?你的全家人都好嗎?妻子和孩子們都好嗎?」寫完這幾句話,她再次放下筆。

此時的張敬德也已經紅了眼眶,眼角也有些濕潤,陷入了對自己的自責當中。

張敬德自己也很清楚,之前被浪費的時間都已經過去了,再也回不來了,自己只能學著珍惜現在的每一天,因為不想讓自己留有遺憾,所以才找到記者幫忙,雖然時間過去了那麼久,但是心里還是希望能夠再次見到他。

于是她接著寫:「過去幾十年了,這次別的沒有什麼,只是想找到你后,能互相吹一下這幾十年是怎樣過來的,祝你身體健康、全家幸福。」

落款時,張敬德若有所思,最后落上「女朋友張敬德」幾個字。

這時的張敬德笑了起來,仿佛還是年輕時候那個活潑愛笑,還有點小調皮的女孩。

「我也不曉得給自己定下的稱謂———女朋友,對不對,」張敬德指著落款說:「準確地說,我是他的老朋友,但是寫這封信的時候,我又不斷地回憶起以前給他寫信的場景……」而此時的張婆婆,似乎又變了一個人,臉紅紅的,有開心也有些不舍。

短短130多字的信,張敬德花了十多分鐘的時間才寫完,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紙短情長,訴不完的當時年少,字里行間,一字一句,滿是情誼,飽含著這麼多年來的思念與牽掛。

雖然與胡洪堤已經分別了幾十年,但是兩人的相識與相知,也對張敬德的生活帶來了很大的影響。

張敬德撫摸著自己在院壩里種的鮮花說道:

「花開了,人卻老了,寫完道歉信,我的愿望達成了一半,還有一半,是想親口對胡洪堤說一句對不起,若能見面,只想與他像老朋友一樣,聊一聊幾十年的人生,若不能見面,也祝福他一切都好。」

期待相見,可故人早已不在

落筆之后,事情并未結束,關于老人和昔日初戀的后續,在播出的《你有一封信》中迎來了最終結果。

2014年播出的《你有一封信》節目中,時年70歲的張奶奶還在向大家講述她和胡洪堤的往事,沉浸在即將與初戀相認的喜悅當中。

可是尋人終究不是那麼的容易,尤其是在相隔53年的情況下,難度是非常大的。

當記者帶著寫好的道歉信去到胡洪堤之前住的地方后,卻發現早已經物是人非,他搬去了其他地方,多方打聽之后,才找到了胡洪堤的現住址,可是現實卻給記者來了當頭一棒,住所外面的紅色大鐵門上掛著鎖,里面顯然沒有人。

經過與當地村委再三確認后,才得知,那里確實是胡洪堤的家,不過他們一家人出去了,要晚幾天才能回來,而道歉信就由村委代為轉交給胡洪堤一家了。

在節目上,當張敬德從節目的屏幕中看到胡洪堤的住所時,卻是感到不敢置信,連聲說到,「我沒有想到他會住在這樣的地方。」

后面在視訊中見到了胡洪堤的哥哥,剛開始張敬德就把他誤認為胡洪堤,還以為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初戀,正沉浸在兩人即將相認的喜悅當中。

可是現實就是那麼的殘酷,雖然已經過去了幾十年了,人的相貌可能會有些變化,但是讓人感到遺憾的是,那個人并不是胡洪堤。

張敬德從視訊中可能只聽到了胡洪堤不能到這里來見她,看到照片的時候她還在微笑著,只是隱約透露著一絲失望。

后來在節目主持人的解釋下,張敬德才意識到,自己心心念念的胡洪堤已經不在人世了,而胡洪堤的哥哥也告訴了她,他弟弟臨終時也還在念著她這個朋友,沒有能和她在一起,也是他今生最大的遺憾。

聽到這些,張敬德一瞬間就破防了,傷心的掩面哭了起來,她沒有想到,因為自己當時的意氣用事,卻導致他們兩個人再也不可能見面了;在場的觀眾都被這一幕感動不已。

可是不管張敬德再怎麼傷心,失去的人也不可能再回來了,兩人多年前斷開的緣分,始終是無法再續上。

轉眼已是2022年了,距離2012年張敬德開始尋人,也已經過了十年左右的時間。

如今的張敬德應該也已經78歲了,她的現狀我們不得而知,但對于63年前的初戀,張敬德在節目中掩面痛哭流下的眼淚,已經說明了她所有的心情。

但是,如果當初胡洪堤的大姨媽沒有說出那句話,如果那時的張敬德沒有因為賭氣而不去送胡洪堤,如果那時的胡洪堤再勇敢一點,在矛盾產生的時候及時把自己的心里話說出來,那他們兩個人之間是不是就沒有那麼多的遺憾了。

或許他們兩個人還能夠順利地結婚生子,在空閑時間里,兩人還可以一起看看書,一起散散步,在那條曾經走過的小路上互訴衷腸。

可是人生沒有那麼多的如果,也希望大家能好好的把握當下,珍惜眼前人!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