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「李連杰親兒子」謝苗的新武俠片《目中無人》,網友難掩激動:終于輪到他火了

38歲的謝苗,終于「出刀」了!

某種意義上,這是一個曾被視作過氣的動作希望之星,和動作片一起打回來的故事。

1993年,王晶開始籌備自己的新武俠電影《新少林五祖》。李連杰演洪熙官一早定下來了,但還需要一個能打的少年飾演他的兒子「洪文定」。

王晶一行人來到了首都北京,從武術學校挑選合適的孩子。副導演一眼就看中了一個長得虎頭虎腦的孩子,讓他去王晶那里再試鏡一次,他就是謝苗。

謝苗雖然只有9歲,但已經習武兩年,身上自有一股正氣,加上他少年老成的氣質,王晶就此定下「洪文定」這個角色由他出演。電影一出,父子組合大受歡迎,而謝苗也成為釋小龍之后,又一個飛速崛起的功夫童星。

那幾年的謝苗和當年港片的一線明星周潤發、梅艷芳、邱淑貞都有合作。尤其是和李連杰,再度合作的《給爸爸的信》又成為經典。

但就在事業發展如日中天之時,謝苗和王晶的合約到期,到底是去還是留?謝苗父母詢問了兩個人,一個是王晶,一個是周潤發。

王晶認定謝苗是可塑之才,留在香港趁熱打鐵才是更好的選擇。而周潤發自己沒有受過高等教育,建議謝苗先回去好好讀書。謝苗父母聽從了周潤發的意見。臨行時,周潤發還送了紅包,希望謝苗能好好學習。

回到北京后,謝苗繼續在體育學院努力學習長拳、槍、棍、九節鞭等民族武術,可是等到他畢業重回影視圈,雖然拍攝了《少林寺傳奇》等作品,但屬于他的童星光環已經散去了。

有人認為,是周潤發的建議耽誤了謝苗,但實際上謝苗離開港片影壇的1994年,正是港片市場遭到好萊塢沖擊,武俠片、動作片市場全面下滑的時候,就算謝苗留下來,恐怕也得不到太多的機會了。

而國產動作片,也在這些年江河日下。有龍湖武師說:能靠特效、能靠綠幕、誰還來真的呢?根本沒人去拼了。

可以說,謝苗復出這些年,也是與國產功夫片一起載沉載浮的十多年,網絡電影崛起后,謝苗主演了許多部網絡電影,據統計,近五年來的網絡電影中分賬票房破千萬最多的就是謝苗主演的電影,一共有8部,他成了網絡電影票房之王。可是口碑佳作并不多。

當年的功夫小子,就這樣混跡網大了?

但,這些年的網絡電影,已經不再是絕對的爛片大本營,而是開始探索院線片不再輕易嘗試的路子,比如,被主流市場放棄已久的古裝動作片。要拍這種電影,必須要真功夫,今日的華語影壇,還有多少功夫明星能打?

是時候,讓這位38歲的「老去」的功夫童星,和國產功夫動作片,一起再出招了——

《目中無人》。

又被劉偉強親自推薦。有點東西?

這部新片,雖然不是最標準的武俠類型,標簽是古裝犯罪動作片,但整部片子卻充滿傳統功夫片和古典武俠片的味道。而影片制片人,正是港片迷都熟悉的、有著一個武俠魂的魏君子。

而本片動作導演秦鵬飛的代表作有《聶隱娘》《白發魔女》《三少爺的劍》等等,這群人聚在一起,不出硬貨是不可能的。

果然,硬派動作,功夫江湖!「十步殺一人,千里不留行」。行嗎?還真行。

上線七小時拿下熱度第二, 飆升榜第二。有觀眾說劇情簡單,看的就一個俠氣,爽。

好一個爽字!這個字,有多久,沒從動作功夫片身上看到了?《目中無人》憑什麼?一起睜大眼睛,看看這出——俠客行。

1、 入戲:銀鞍照白馬,颯沓如流星

影片開場,一場賭局。

一個以為官府捕獵通緝犯為生的捉刀人成瞎子,淡定自若,越贏越多。

賭場看護,想要用強。

一位面色陰沉的賭坊坊主出場,代下面的人向他賠不是:您接著玩,贏多少,我們就賠多少。

看起來,是個磊落的漢子?別急著下結論,成瞎子一收包裹:玩夠了,不玩了。

走出大門,天色陰沉,大雨將至。

成瞎子聽聲辨位,發現不對,前方一大票人馬,手持利器,來者不善。

成瞎子好像知道他們要來,淡定問了一句:是賭坊的朋友嗎?這什麼意思?

剛才放他走的老板說:只有拿得出去的,才是你的錢。

成瞎子:明白了。

大雨落下,白日如夜,形單影只。

這是要開打?

但縱觀近幾年國產武俠影視劇中的打戲,總讓人感覺:如今的國產武俠,一個能打的都沒有。

真的,一個能打的都沒有?

謝苗,出手了。

對方也不是吃素的,一群人一擁,而謝苗是飾演的捉刀人刀未出鞘,已經的將這群幫閑全部打落。

拳拳致命,招招利落。

這場戲,無時無刻都在提醒你,這是一部血統純正的功夫爽片。

整場戲,如行云流水,風格偏向寫意,沒一句多余的臺詞,只有強調動作的緊張感,隨著緊張的鼓點、凄涼的哨音、撫慰的琴聲,越來越緊。

但緊張中,又透著一股中式的禪意。

大雨傾盆而下,光影之間又一步烘托情緒。

每個動作都交代得干凈利落。

幾乎都是硬橋硬馬,拳拳到肉。招式路數,一絲不茍。

謝苗的刀馬功底,依然嫻熟流暢。

有了真功夫,在雨中的打斗,已經是不僅僅為了調動觀眾的荷爾蒙,同時也在制造一種打斗的意境。節制的慢鏡頭,偏寫實風格的動作,也讓這場打戲輕重緩急凸顯出來。

光是開頭這八分鐘,網友就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,為自己的正確決定吶喊:這錢花的真值!

這樣凌厲的動作戲不多見了,能容納如此凌厲的武俠片,不多了。

再看觀眾反饋,我知道我的觀感沒有錯,喜歡實戰凌厲的武俠片的,真不少。

但接下來,捉刀人的一句話,卻引出新的懸念:倪燕在哪兒?

原來,捉刀人不僅認識賭場老板,甚至是有備而來,請君入甕?

反派哪有那麼容易對付。

但即使雙眼失去光明,他也要在黑暗中劃破一道血光。

2、江湖:十步殺一人,千里不留行

劇情閃回回到數日前,一個簡單又干凈利落的故事,徐徐展開。

而我最愛的,正是這份利落。

身懷絕技的盲眼「捉刀人」成瞎子,一日在路上走著,遇上天真無邪的酒家女倪燕,對方正在準備婚宴,請他吃杯水酒。

他也老實不客氣,丟出點碎銀,讓姑娘為他喂馬,他這馬,只吃肉,不吃草料。

女孩家人上前,問他自己手里的刀怎麼樣,盲俠拔刀一試:你這刀磨得太快,容易傷著自己。

說罷,繼續開懷暢飲,喝醉了,就原地睡過去。

可是當捉刀人成瞎子醒來,曾經熱熱鬧鬧大院里,空空蕩蕩不說,空氣中,還傳來一陣血腥味。

原來,酒家女倪燕的家人丈夫,已經全數被害,女孩,讓人糟蹋了。

捉刀人原本不想管,可是一不小心,就把該管的,不該管的,全都管了。

也令自己被卷入了一場復雜的陰謀紛爭中。

看得出,影片故事線清晰,沒那麼多累贅的細枝末節,就是一個盲俠因緣際會之下,為了一句公道,起了憐憫之心,從而引出了一個快意恩仇的復仇故事,有觀眾想到了《座頭市》,是有那個味道,但整個故事,其實更像是最傳統的,中式武俠故事:喝了人家一壇酒,就得替人家求一個公道。

世無公道,那就問問盲俠手中的刀。

影片第一個優點,當然就是動作場面。

短短74分鐘,打斗一場接一場,捉刀人輕易并不出刀,但卻一路攻城拔寨,一群又一群不長眼的人,敗在他手下。

其實捉刀人的功夫也不復雜,一把聽風刀,刀刀見血。

一雙錯骨手,分筋錯骨。

一手樓蘭斬,斬盡不平。

秦鵬飛的動作設計,糅合了現代犯罪動作片的爽感,和古典武俠的美感。

而隨著成瞎子反殺權貴及門下爪牙,這場一人對多人的武打戲,層層加碼,這出復仇盛宴,殺破狼。

盲俠鬧市V官差搶人?打。

成瞎子只用肉搏,用的錯骨手,不下重手,不取人性命,但求招招制敵,速戰速決。

但招式起落都見細節,斷骨一幕好評。

一字曰:爽。

盲俠VS賭場老板頭號殺手,死人館救女孩?打。

這一場,不客氣了。冷熱兵器、肉身搏殺、空氣中彌漫著金屬碰撞的火花與血腥味。

聽風刀,只需出鞘一次,出鞘,就是對手斷頭之時。

一字曰:狠。

最后的「雪中大戰」。

盲俠VS反派數十人,最后的復仇之戰?打。

敵我雙方緩緩靠近,渲染肅殺氣氛,直至刀出鞘。

這一次,盲俠用的是樓蘭斬。

動作場面氛圍上的鋪陳,端的是精彩。

場景、構圖、打光,處處見雕琢感;具體到武打設計,走的是偏寫實的硬派路子,從外宅打到逼仄內宅,從群戰打到單人對戰,用的都是刀,全部近身肉搏。

謝苗的刀,刀刀如雪花落地,靈動飄逸,又充滿決絕殺意,這殺意,比雪更冷。

一字曰:冰。

這才是,真正的武俠動作場面。那些慢鏡頭來來去去的國產武俠劇里的,不算。

還要夸一下本片的第二個特點:氛圍。

雖然故事簡單,但氣氛塑造本身,比劇情的推進更為重要。圍繞著為女孩復仇的核心情節,在講清楚基本故事后,《目中無人》并沒有按照慣常的類型片路子一路走下去,而是頗有古龍風范的人物塑形,導演更注重的,不是情節曲折本身,而是傳達出特殊場景下的剛烈氣息。

說白了,這部片,求的是一個俠意。

當影片中的這種危機感幻化成了一種視覺上的陰暗。男主所到之處,幾乎處處是黑壓壓的一片。

暗沉、壓抑,暗影斑駁,危機四伏,人物仿佛被黑暗吞噬。

唯有刀光,能把這慘淡的世道照亮。

3、俠客: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與名

到底何為俠客?武俠感從何而來?這或許才是導演真正想要說的。

首先,是世道之黑。

只有將俠客身處的世界打造得足夠宏大和真切,觀眾才會有進入其中的沖動。

具體說,就是要真。

比如影片中這個世道,是在安史之亂之后的晚唐,氣數漸盡,亂象已生。

片中為非作歹橫行霸道的,正是平亂中的一股江湖力量,如今想要躋身權貴陣營,卻脫不了一身的邋遢行徑。

故事用一個牢固可靠的支點,撐開了一幅武俠世界的巨幕。

但只有大嗎?真正能讓我們看到武俠肌理的,是俠客之骨。

謝苗飾演的盲俠成瞎子,原本,也算不得一個俠客。

最多,只是一個照著通緝令抓人討生活的捉刀人。

但隨著故事步步深入,一開始不想管,管了口上還說不管的成瞎子,卻越來越暴露出自己的本心。

有些人骨子里的俠肝義膽,是遮不住的。

當險惡人心、貪欲和陰謀,與一諾千金、俠義千秋激烈碰撞后,發酵到最高點時,必然會爆發。

電影看似是在寫一場復仇,其實始終是在寫人心。在寫一顆盲俠的俠義之心的復活。

而人心永不過時。

這也是為什麼,最后一場戲,會那麼有力量。

成瞎子唯一的朋友,當年的戰友,美麗動人又心系與他的琴娘,身中宇文家十多箭而逝。

那麼美麗的一個姑娘,已經面目全非。

謝苗演成瞎子聽到這個消息的戲,是背對觀眾的,背對觀眾,觀眾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,但那后背里透出的,滿滿都是——戰意。

就像琴娘最后對反派說的,「你笑什麼?」「我笑你們都完蛋了。」

于是最后一戰,有了那燦爛奪目的雪天火刀,黑白極致對比下,成瞎子的火焰刀在一片雪白中大開殺戒,雪白,血紅,東方暴力美學背后,是最濃烈的復仇之心。

這場戲,也絕對是近年來被經典的武俠動作段落之一。

無論是場景,動作設計,還是鏡頭語言,都非常洶涌、流暢、行云流水。

但動作之外,那洶涌的情緒,又在人物情緒的推動下,洶涌如烈火,寒冷如白雪。

謝苗塑造成瞎子這個人物,用的演繹方法,是極簡。拷問、復仇,干凈利索,實在痛快,沒二話。

唯一的動作細節,是輕輕靠近自己的馬,然后會意地點點頭:明白了。

明白什麼了?恩恩怨怨,一把刀。

我尤其喜歡最后舞臺劇般的飛雪中報仇的動作設計,波濤難定,清白難申,既然世間不能給一個公道,那就用刀還她一個公道。

真正經典的武俠片,是會用動作設計來塑造人物的。

最后那場戲,殺意伴火花四濺,雪花和血漿齊飛,蒼茫大地我獨行的俠客孤獨,一場戲淋漓盡致。

兵者,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。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為止。

但若為了一壺好酒和一個公道,不問生死,不求功名。兵者,就是俠者之器。

江湖之所以精彩,不在于江湖有多大。

而是諾大的江湖,有一個成瞎子這樣的盲俠。

這部電影,算是把俠客,拍明白了。

4、功夫:趙客縵胡纓,吳鉤霜雪明

影片當然也有缺點。

導演過于注重動作設計,情節略顯簡單與斷裂,成瞎子的武功過于絕頂,拍到最后已經近乎如入無人之境,但面對大反派的弓箭卻毫無辦法,早知如此,反派多找幾個弓箭手不是什麼問題都解決了?

但作為網大,《目中無人》絕對物有所值,而這樣一部電影的出現對于謝苗的職業生涯而言,也算得上是加分項。

票房破千萬的網大爆款,謝苗早就不缺了,缺的,是實打實的好電影。

其實,缺好功夫片的,又何止謝苗。而是整個華語影壇。

成龍老了,李連杰退了,甄子丹不再拍功夫片,趙文卓如今打功夫多半在綜藝晚會上。年輕一輩中,謝霆鋒并非真正的功夫出身,真正傳統意義上的功夫明星,數得著的,安志杰和謝苗。

未來靠誰呢?

靠慢鏡頭打斗的流量明星嗎?幾年我們見到了太多這樣的例子。經典武俠劇被翻拍, 特效先行,慢鏡湊數,俠骨仁義靠邊,古偶愛情上位。

這樣的武俠動作,觀眾能看下去嗎?

但市場就是見風使舵的,如果真功夫的武俠片、功夫片,要票房沒票房,要口碑沒口碑,用流量明星拍出來的東西,起碼流量有保障,那麼選擇不是太容易了嗎?

可越是這個時候,越需要謝苗、安志杰這樣的真功夫演員,用硬橋硬馬的功夫片,讓他們知道,觀眾真正想要的,是什麼。

哪怕,這些作品,只是許多人眼里上不了臺面的網大。

但說實話,《目中無人》這樣的電影真要能登陸院線,該有多少國產動作片要臉紅?

而影片的網絡的熱度和口碑,無疑證明了一件事:功夫、武俠本身并沒有過時,過時的是創作者僵化的思路。

現實艱難,無論院線片還是網大,能把「俠」一以貫之的味道和精髓傳下去,這才是最可貴。

哪怕今日的功夫武俠,也如影片最后的成瞎子一樣,漸漸融入茫茫夜色。

屬于俠客的江湖漸行漸遠,刀光劍影也變得黯淡。

但至少,他們曾為俠義,拔過刀。

「這趟混誰你趟不了。」但他卻偏偏趟到底了,那便值得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