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江湖金牌刺客」劉小毛,爆頭巔峰期的「灣仔之虎」陳耀興,殘害身價三十億的富商

他是「湖南幫」的老大之一,幫會內的「臟活累活」多數由他出面擺平,卻很少在人前露臉,神秘、低調是人們對他的印象。

曾結果了正值巔峰期的新義安「灣仔之虎」陳耀興,江湖人士驚恐萬分。

多年后,了結香港富商「雪茄林」的性命,制造「陸羽茶室案」,引起一時轟動。

他就是「湖南幫」的「江湖刺客」,劉小毛。

1959年,劉小毛出生于湖南,原名劉一賢。由于家徒四壁,早早就步入社會,出身寒門的他,又沒有學歷基礎,只能是做一些簡單的工作,但當時內陸人工低廉,想要短時間內擺脫貧困戶的稱號,那是不現實的。

那時候,香港的工人工資比起內陸高出一大截,因此就有了一批批到港「淘金」的內地人,也誕生了一個個造富神話。當然,更多的是那些平庸度日甚至到負債累累卻不為人所知。

1979年,小毛20歲那年,和湖南老鄉一起,帶著塑料水桶、草席、一張棉被,就從株洲老家的火車站出發,經過廣東,跋山涉水的偷渡到了香港。

那時候香港的「大圈幫」囂張跋扈,行事作風往往不擇手段。除了靠著拳頭,硬碰硬的從本地黑幫嘴里搶奪地盤資源以外,打家劫舍那是常有的事。

就如「賊王」葉繼歡,便是「大圈幫」的一份子,他是第一個在香港用AK47打劫的土匪,能用10分鐘的時間打劫一條街上的五家金店,平均2分鐘就搶完一家,即使警察來了,他還敢拿著AK從容與之對射,著實是膽大妄為。

又如「世紀悍匪」張子強,專業綁票富人,一開口就是十多個億的贖金,好在最后被判了死刑,殺一儆百。

也就是這麼一個做事沒有底線的組織,嚴重的擾亂社會治安,80年代阿sir忍無可忍,重拳出擊,「大圈幫」鳥散魚潰,更多的是跑到了加國。

當然,有跑路出國的,也有留下來的。就如湖南人梁忠,綽號「盲忠」,便收拾舊部,重新成立了一個幫會,號稱:「湖南幫」。

小毛從來到香港便跟著老鄉進了「大圈幫」的圈子,靠著高強的武藝、敏捷的身手、聰明的腦袋,在「大圈」內打出了自己的一番凌云壯志。

可沒多久「大圈幫」四散,小毛又跟著「盲忠」加入了「湖南幫」。

當時「湖南幫」里便有三個大佬。

最大最廣為人知的便是「盲忠」,「盲忠」號稱「湖南幫」教父,手頭擁有賭檔、青樓、夜總會、地下錢莊等等,可謂是黑色產業里「黃賭毒」應有盡有,并且政商界人脈資源豐富。

另一位大佬黃朗維也頗具特色,他有「湖南幫」的背景,又是14K的堂主,在娛樂圈里混得風生水起,當年靠著港星到內地開演唱會賺錢的「演唱會之父」莫世就,便與黃朗維有許多合作。除此之外,他還與黃百年合作開電影公司,黃百年便是知名電影制作人黃百鳴的弟弟,黃朗維本人也頗為高調。

最后一位便是咱們的主角「劉小毛」了,社團內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,多是由小毛帶人執行的,可謂是「湖南幫」里的行動組組長。

當年娛樂圈多為黑道把持,就如前面說的「演唱會之父」莫世就,他就是黑幫東聯社的坐館。當年歌神的哥哥在澳門玩脫了,欠下巨額賭債未能償還,被當地黑幫追著討要。

正當歌神頭疼之際,要知道,身為公眾人物,家里人攤上這事,在媒體口中自己也得變味。而莫世就找上陳耀興一起為歌神解決這個難題,陳耀興是新義安的「五虎」之一,號稱「灣仔之虎」,當年在江湖上叱咤風云,澳門黑幫也得給點面子,最后這筆債估計也是打折處理了。

事后,莫世就便包辦了歌神的演唱會,也算是還錢,也算是報恩。可一起出頭的陳耀興卻沒能得到好處,本來就是以利益為出發點才去幫人家解決事情的,現在啥也沒撈到,肯定是不甘心。

而陳耀興找到莫世就,莫世就最多就給五十萬便把陳耀興打發掉了,雙方梁子也算結下了。

隨后到了1992年,14K堂主黃朗維與黃百年在酒吧里偶遇梅艷芳,當時梅艷芳與陳耀興走得很近,因為梅艷芳是「尖東虎中虎」黃俊的紅顏知己,而陳耀興又是黃俊燒黃紙拜把子的兄弟。

那年黃俊落難跑路,便讓陳耀興照看梅艷芳。而這天晚上,黃朗維拿著一百萬的支票讓梅艷芳唱歌,梅艷芳不肯,黃朗維被忤了面子,便當眾抽了梅艷芳好幾巴掌,并把她困在包廂里,不給出來。最后還是向華強太太陳嵐親自趕到,黃朗維這方才放人。

第二天黃朗維就在街頭遭到陳耀興人馬的埋伏,陳耀興身在暗處,手握四十米大砍刀,一見黃朗維出現,刀光劃破天際,黃朗維倒地不起,隨后陳耀興身邊馬仔齊上陣,最終黃朗維身中二十九刀,終究是命硬,吊著一口氣送進醫院,黃朗維還救得活。

可陳耀興卻不依不饒,得知黃朗維還救得活,又派殺手冒充病人,腰間藏了AK47進了病房,直接對著黃朗維就是一陣掃射,知道黃朗維沒氣了才從容的走出醫院。

陳耀興做出這舉動可不僅僅是因為梅艷芳,黃朗維江湖地位在那兒,殺了他也是要付出代價的,可終究還是殺了,估計也是黃朗維與莫世就走得太近,并且黃朗維與黃百年進軍娛樂圈,有著利益沖突。

殺了一個有「湖南幫」背景的14K堂主,陳耀興很快也付出了代價。

1993年,陳耀興到澳門參加賽車比賽,傳說是靠著作弊拿了亞軍,當晚在酒店慶祝,但第二天凌晨卻死在酒店門口的車內。

在多年后,莫世就在酒吧里喝大了才說出了真相。

陳耀興到澳門的當晚,由東聯社的莫世就牽頭,澳門14K老大崩牙駒手下的軍師陳月波、行動組組長「猛鬼添」、「湖南幫」教父「盲忠」、「湖南幫」的「劉小毛」,這一伙人便有了一次秘議。

莫世就拿出了五十萬,這五十萬便是要買下陳耀興的項上人頭。而執行人便是「湖南幫」的小毛。

那天凌晨,陳耀興從酒店出來,小毛的手下早已在門口恭候多時。在確認走出來的是陳耀興后,他們帶上黑色頭套,啟動摩托車,準備好手上的「五四式」。掐準時機,待陳耀興剛坐進車內,還未啟動之時,三名殺手一擁而上。

「五四式」在車窗外對準陳耀興就是一頓猛射,可憐陳耀興空有一身好武藝,卻在狹小的空間內無處施展,只能在方向盤前坐以待斃。

陳耀興死后沒幾天,小毛也被調查了,可這事滴水不漏,沒能把小毛關進牢里,只能是把他驅逐出港島。

再后來就是陳耀興的弟弟陳耀康找莫世就尋仇,削了莫世就半邊臉的故事了。

而小毛則是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,直到多年以后才發現,原以為小毛從此遠走他鄉,可實際上,他一直在阿sir的眼皮子底下,并沒有離開香港。

這點可以看出,小毛這人著實是夠低調。

可能也是因為這事,「湖南幫」的「盲忠」在1994年宣布退隱,而「湖南幫」也隨之解散。

但雖然「湖南幫」是解散了,小毛手下還是有許多追隨者,并且小毛過底到了14K教父「胡須勇」手下做事,據說小毛亦有在澳門經營著賭廳的生意。

到了2002年的「陸羽茶室」案,使得小毛再次引起人們的關注。

這個案件從頭到尾那是說來話長,這邊也就長話短說。當年香港地產界有「三擎」,「地產神童」羅兆輝、楊氏集團的楊家安、以及「雪茄林」林漢烈。其中楊家安能做起來,可以說大部分是靠林漢烈的支持,倆人是長期的生意合作伙伴,但最后楊家安卻與林漢烈反目。

楊家安,在1981年版本《霍元甲》里出演那位傻徒弟「陸大安」,也因表演傳神到位而家喻戶曉。

當時的楊家安除了知名度高一點外,沒有任何背景,美麗的女導演蔡開冰對他是格外的有好感。倆人情同意合,墜入和愛河,為了證明自己對蔡開冰的感情,楊家安還與妻子失婚。

在蔡開冰的勸導下,楊家安下海經商,但一直都不順利,蔡開冰還拿出自己的積蓄給他繼續投資,可收效甚微。之后因蔡開冰「黑白兩道」的人脈頗廣,為楊家安介紹當時的地產富商林漢烈。

林漢烈是潮州人士,早年靠著「賣玩具」起家,后面轉戰地產,順風順水,沒多久便是身家數億。楊家安與林漢烈是同年出生,可同人不同命,一個商途坎坷,一個一帆風順。

在蔡開冰的撮合下,楊家安與林漢烈開始了第一次合作,沒多久楊家安就賺到了兩千萬,背靠大樹賺錢著實是比自己磕磕碰碰來得快。

可林漢烈對蔡開冰這美女那是覬覦已久,蔡開冰不僅是漂亮的花瓶,從她身上還能接收許多人脈資源。起初蔡開冰也是逢場作戲,這可能算是對愛人事業上的支持,但楊家安心理是納悶的。

隨后林漢烈果真帶著楊家安賺大錢,兩三年,資產便超過了兩個億,也在那時候,楊家安被稱為「三擎」之一,他成了一匹地產界的黑馬。

可林漢烈對蔡開冰的舉動是越來越輕佻了,楊家安內心十分憋屈,此時的他認為自己羽翼已豐,不需要再靠林漢烈了,切確的說是不需要老婆繼續跟林漢烈虛與委蛇了。

1997年,楊家安開始單干,蔡開冰不再與林漢烈聯系。楊家安壓上全部資產,并舉債十億,開發香港中環的「星際城市」。可天不遂人愿,97年的金融危機使得楊家安一夜之間傾家蕩產。

公司與太平山上的別墅豪宅被查封,座駕勞斯萊斯庫里南也被拉去抵債了,外頭還有債主下了懸賞令,黑幫到處在尋他。昔日高高在上的富豪,今日為躲債淪為喪家之犬。

反觀林漢烈,他好似預先知道金融危機要爆發一樣,提前拋售資產,落袋為安。為了解除楊家安的債務危機,蔡開冰再一次找到林漢烈,林漢烈此時手頭有現金,正需要蔡開冰背后的人脈,答應為楊家安還債,并且送了澳門賭廳的股份給楊家安。

但作為條件,便是蔡開冰得離開楊家安,投入自己的懷抱。在蔡開冰的勸導下,楊家安也只能照做。

可憐楊家安,這回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,就差頭上染個鮮艷的綠色了。

而林漢烈接管楊家安的資產后,并沒有全款解決債務,而是靠著「湖南幫」的小毛擺平了原先楊家安各路債主。并且他利用蔡開冰背后的人脈資源,直接把楊家安的資產給盤活了。并成立了利榮洋行,巔峰期資產超過三十億。

另一邊,兩三年時間后,楊家安在澳門也攢下了五個億。可隨著林漢烈盤子越鋪越大,人生開始走了下坡路,他先是出現了資金斷裂,隨后資產被查封。脾氣是越來越差,但奢靡的作風仍舊不改。

2002年蔡開冰癌癥晚期,那是沒得治了,林漢烈不僅對蔡開冰不聞不問,有時酒后還對其家暴,終于蔡開冰是忍無可忍,從醫院16樓一躍而下。

身在澳門的楊家安得知后,那是義憤填膺,又羞憤不已。

為了給前妻兼紅顏知己蔡開冰報仇雪恨,楊家安讓外甥何可夫帶著林漢烈的資料,到香港九龍塘火車站出口找上了小毛,楊家安與小毛也是多年的老相識了。

可小毛在香港不好再犯事,他只能將任務外包,他以兩百位的報酬找到了謝冰。謝冰曾經是小毛的馬仔,小毛先付了10萬定金。謝冰摸清林漢烈的行動規律后,又把任務派給自己手下的馬仔,張志新以及楊文,承諾支付倆人40萬的費用,并為其提供「五四式」。

2002年11月30號早上9點左右,林漢烈如往常一樣坐著豪車駕臨中環士丹利街的「陸羽茶室」,「陸羽茶室」號稱「高官飯堂」,這兒的東西都貴,是香港最頂級的茶室,是高官與富豪的聚集地,是窮人進不來的地方。

此時林漢烈正在泡茶悠閑的時候,楊文從茶室廁所,慢慢走出,林漢烈沒能聽到楊文軟皮鞋跟的聲音。而楊文經過林漢烈身旁時,手中多了一把「五四式」,隨后「砰」的一聲,彈頭從林漢烈腦袋左邊進去,從右邊穿出。血色迸出,瞬間染紅了茶室里的桌椅,林漢烈這日是品完了人生中最后一杯茶。

茶室里達官貴人見狀先是一陣沸騰,隨后又安靜下來,大伙都嚇傻了,看見楊文手中那冒著煙的武器,不敢作聲,隨后楊文推茶室的門,消失在茫茫人人海中。

這便是當時轟動一時的「陸羽茶室案」。

沒多久,張志新、楊文、謝冰都被抓獲了,因為任務多次外包,小毛逃跑的時間較為充足,2003年底才被抓獲,直到2005年12月楊家安落網,時隔三年,才全員捉拿歸案。

小毛、楊家安、謝冰都被判了無期徒刑,楊文故意殺人死刑是跑不了的,楊志新被判13年。

事實上,劉小毛從頭到尾都是跟錢在過不去,包括故事內的其他人物亦是如此,即使他們已經比許多人還富有了。對于他們來說,金錢才是一切罪惡的根源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