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K「罪惡大佬」華喜,霸道無比手撕同門師兄立章,掌摑和勝和坐館的妻子

他曾稱霸一方,挑戰同門師兄竟還獲勝了,但贏了面子卻輸了里子。

曾挑戰和勝和坐館「雞腳黑」,被打得滿地找牙,從此跑路澳門。

他就是14K「罪惡大佬」華喜。

早期

華喜于1950年出生,原名吳華喜。不到三歲的時候便隨著父母來到了香港,落腳深水埗。那時候香港的貧民窟可不止九龍城寨,深水埗也是一個,還有與之一路相隔的石硤尾。

彼時深水埗的環境也是糟糕至極,街道到處都是垃圾,隨地大小便導致污水橫流,房屋多數是簡陋甚至殘破不堪,而華喜便是在這種環境度過童年,

貧民窟除了「臟亂臭」等標簽之外,還有便是黑道勢力盛行。在當時警界腐敗的情況而言,像這種地方當局是不想管的,畢竟都是窮苦人,除了素質低不好管教外,也沒啥油水。反而在這兒的黑幫頭領能給的好處還多,并且警察能利用黑幫來管理這些素質低下的貧民,所以也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可以說,在貧民窟生活,更多見到的是社會的陰暗面。

1953年,14K「龍頭」葛肇煌去世后,為了幫助「二代龍頭」葛志雄立威,「二路元帥」陳清華、「大鼻登」以及陳仲英等人帶領馬仔與盤踞石硤尾的粵東幫開戰。靠著這幫精兵悍將,14K將粵東幫趕出石硤尾。

到了1956年,由14K引發的「雙十暴動」便是以深水埗為中心向周邊擴散的,當時混亂蔓延大半個香港,港英當局不得不出手鎮壓14K,陳清華與「大鼻登」等高層外逃數年,而留在香港的幫眾便是躲在深水埗與石硤尾中。

那年頭的孩子有條件讀書的能有幾個?哪有九年義務教育這麼好的制度!更別說貧民窟的小孩了!華喜在貧民窟長大,沒條件讀過書,早早的混跡社會。家境貧寒忍饑挨餓對他來說是常態,反觀街頭混混成日里到處收保護費,不愁吃不愁穿好不威風,這讓華喜艷羨。

60年代末,華喜到菜市場給人打工,可是工資卻非常低。在一日口袋里沒錢,饑寒交迫之際他偷了面包店老板的一塊面包,被發現后無疑是一頓毒打。華喜自知理虧,也沒哭鬧,就躺那兒抱著頭硬生生地扛下了所有。

路過的「大鼻登」讓手下問明原因后,又看華喜頗為硬氣,有自己當年的風范,便有意收華喜為門生,華喜那是開心壞了。畢竟「大鼻登」當時可以說是獨挑14K大旗,江湖上威名赫赫。而彼時的14K至80年代都是香港第一大幫,什麼新義安,什麼和勝和,在那時候都是弟弟。

江湖路

「九江街」是14K「孝字堆」的根據地,而14K三十六字堆,便是以「孝字堆」為尊。這條街更是「大鼻登」打下并牢牢把握在手中,誰也別想染指這兒。可見「大鼻登」當時確實是夠猛。

華喜拜入「大鼻登」門下后,「大鼻登」對他頗為照顧,安排他在深水埗九江街的賭場以及青樓當保安。

華喜為人脾氣火爆,長得不高但壯實,黝黑的臉龐上一雙兇狠的眼睛,但凡與他對上眼,他可不管對方是天王老子,先打過了再說。猶如水滸中的「黑旋風李逵」,不得不讓人聯想到雷總說的:「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」。

由于華喜身材的天生優勢以及老大「大鼻登」名號的加持,很快便打出了名頭。在70年代便當上了14K「石硤尾話事人」。

許多黑幫上的人都喜歡用江湖人給的綽號,比如胡須勇,崩牙駒,「馬交馮」等等。一來是叫著名聲更響亮,二來是有仇家找上門、或者犯事后警察查的時候不是本名查起來便會吃力點。而華喜不一樣,他就是要以名為號,不喜歡跟人玩虛的,不服的就到石硤尾干上一架。

畢竟在那個年頭,誰的拳頭硬,誰便能稱王稱霸。

時間到了80年代,「大鼻登」早已退位,將九江街交給頭馬「立章」打理,「立章」也順理成章地成了「孝字堆」話事人。立章號稱「九江街霸王」與「倫敦金教父」劉安一文一武把九江街打理得井然有序。雖九江街仍是貧民窟,但比起30年前那是好了太多。

可盤踞石硤尾的華喜不善經營,石硤尾原就是窮鄉僻壤,日子并不好過。華喜也不講道理,帶著手下馬仔直接沖進九江街插旗。立章幾經勸阻華喜仍是硬闖,雙方在九江街展開一場規模不大的廝殺。最終立章看華喜的堅決,又不想破壞同門之宜,便讓了兩間賭檔以及青樓給了華喜,事情才告一段落。立章的一生多數時候都是以德服人,雖然身手不錯但并不喜歡動手。但對于這位毫不講理的師弟,他也只能表示無語。

扎根九江街后,「華喜打敗立章」的消息在江湖上傳開,華喜的風光一時無倆,在江湖人稱他為「九江街佛爺」。到了80年代中,華喜還不知足,帶領手下搶占胡須勇在砵蘭街里夜總會的看場權,搞得胡須勇以及「黑白無常」十分不快,要不是胡須勇有心轉正途,極有可能與華喜干上。

就這兩件廝殺同門的事,華喜的做法,在14K里是很不得人心的。

據說華喜常流連于夜總會舞廳,但很少會給錢,總是簽單走人,如果有人來要錢,那就帶上馬仔前去「掃場」,著實不夠厚道。

在此時不僅是黑道的人懼他三分,就連白道上也會給他幾分薄面,畢竟名聲在外。據說華喜的馬仔被警察抓到后,只要報上華喜的名號,警察就放人,這可沒有瞎說,有報紙報道的。

其實這也看得出,華喜的惡名以及當時黑白兩道不分家的事實。

轉折點

在香港的黑幫中,50年代至80年代初可謂是14K最為強大,雖然是「外來戶」,但最原始的社團成員多是國軍殘部,部隊出身肯定是打得過當時剛剛本土由地痞流氓組成的「和勝和」、「和合圖」了,「新義安」就更不用說了同樣是「外來戶」而且沒有14K般強大的背景。

到了80年中代至90年代末,新義安在「四眼龍」向華炎與「大總管」林景的帶領下打出了名堂,倚靠白道發展自身勢力,將幫會進行企業化管理,最重要的一點便是新義安是世襲制,幫眾得聽向氏家族指揮,相比于14K各自為政,只要領頭的不昏庸,那是強了許多。

90年代末,新義安接受朝廷招安,由黑轉白,和勝和崛起。和勝和雖無龍頭,卻每兩年推舉能人當坐館。坐館號令幫內群雄,與新義安的龍頭相似,使得幫內團結一致。而經過3-40年,14K當年軍隊出身的開山元老早已退役,幫眾與和勝和、新義安等幫眾已是一樣的普通人。14K猛人雖多,卻是一盤散沙,始終是斗不過團結一致的其他幫會。

98年,華喜與和勝和坐館「雞腳黑」的妻子在香港東方皇宮夜總會偶遇,倆人算是舊識,見面便坐下來閑聊,可不知是怎麼的聊著聊著雙方鬧了不愉快,醉酒的華喜脾氣火爆,一巴掌把「雞腳黑」的妻子扇倒在沙發上。

這下可是捅了馬蜂窩,隨后「雞腳黑」帶著百多名小弟到場包圍,護妻心切的「雞腳黑」更是當場把華喜打得滿地找牙,華喜逃到自己車內又被「薯仔」揪出,眾人上前一頓胖揍。

隨后「雞腳黑」又帶著馬仔搶奪華喜的地盤,華喜的這次醉酒也是損失慘重,「雞腳黑」不像14K那幫同門對他那樣容忍。直至華喜的場子被人搶光了,14K都沒人站出來為華喜說句話,可見華喜雖然名字有個「喜」字,在幫會內卻不招人待見。

尾聲

最后華喜跑到越南以及澳門幫人看賭檔,卻沒能東山再起,只能說他就只是一個有名的「大混混」。

社會的動蕩造就一批靠蠻力上位的大佬,但隨著時代的進步、法紀的嚴明,還以拳頭的大小來話事,那絕對是會被淘汰的!

到了2014年,華喜65歲生日,門生為他在深水埗的一個小酒樓內擺酒。立章也有到場,畢竟「冤家宜解不宜結」,都是一只腳踏進棺材的人了,恩怨早已放下。

結語:「古惑仔不用腦永遠只能是古惑仔,時代的進步古惑仔已是無用武之地,走正道才是硬道理!」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