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義安「總教頭」蘇龍,暴打陳惠敏,篡位龍頭失敗后,仍安享晚年

新義安的「總教頭」蘇龍可是香港黑道江湖中最能打的猛人之一,曾暴揍以能打著稱的陳惠敏,在他的教導之下出了諸多叱咤一方的江湖猛人;

80年代末,仗著有幾分勢力,蘇龍不甘寂寞,開啟篡位計劃,新義安的「龍頭家族」差點地位不保;

雖然最終是失敗了,但蘇龍仍能全身而退,也是一段江湖傳奇。

1944年,蘇龍在廣東海豐出生,原名蘇世龍,后來嫌名字太長了,直接去掉「世」,改名為蘇龍。

1958年,蘇龍的父母帶著14歲的蘇龍私渡到了香港謀生,那時候的九龍城寨是個三不管地帶,也是大多數私渡客的落腳點,蘇龍一家也跟其他人一樣,在此地安家。

九龍城寨不僅是個貧民窟,里面還藏污納垢、是黑道勢力的溫床,三教九流、龍蛇混雜,在里面賭檔、粉檔、青樓等等數不勝數,作為普通人在此地能過上溫飽的日子已是不錯,至于發家致富那是妄想。

初到香港的蘇龍就出去賺錢補貼家用,由于小時候家里就窮,在長期的營養不良下,蘇龍長得瘦弱不堪,想到碼頭當苦力,卻沒有半分力氣,因此只能在街頭擺攤賣糕點。

但生意哪有這麼好做,九龍城寨不乏一些游手好閑的古惑仔,見到蘇龍弱不禁風,就上前「光顧」他一下,蘇龍自恃從小有練過些許功夫、奮起反抗。

可蘇龍自幼學的功夫不是真把式,僅是打出來好看的花架子,再加上敵眾我寡,蘇龍只能被人按在地上摩擦。

被這麼一番折辱,回家后的蘇龍擦干淚水,眼中燃起怒火,下定決定學一身真本領,日后勢必要出人頭地。

1962年,18歲的蘇龍在糖水鋪當起了小二,并跟附近拳館的老師傅學起了少林南拳,比起以前的花架子,南拳更講究實戰。

多年過去后,當年弱不禁風的蘇龍成了精壯的小伙,蘇龍的工作也變換了多次,始終在底層摸滾打爬,始終見不到出頭之日,唯一不變的就是他始終堅持著練武這條道路。

1972年,蘇龍28歲,這一年是他人生的轉折點。這一年蘇龍結識了解元,解元是一位馬來的打星,手頭上有真功夫,主練泰拳,是一位泰拳高手。

在與解元的接觸中,蘇龍認識到了泰拳。原本蘇龍練了十來年的拳法,底子極好,仔細研究泰拳之后令他大開眼界,經過一番苦練,再融合自己的少林南拳,功力那是一日千里,無論是拳法、腿法,肘法、膝法還是步法皆練得爐火純青。

也因為手頭有了真功夫,蘇龍經常會與人切磋比武,不僅在私底下戰無不勝,在比賽的擂台上亦是攻無不克。

也在這一年,蘇龍加入了新義安,靠著能打一舉成為新義安的紅棍。

那時的社團間常會有大大小小的摩擦,獨自出行的馬仔只要被人認出來,常會被追著砍。

那天夜里,蘇龍路過小巷子,突然來了十幾個手持大砍刀的馬仔堵在巷頭巷尾,對蘇龍前后夾擊。

蘇龍怡然不懼,猛地往前沖,隨后用力一躍,一記「神猴凌空」,飛膝撞向最前面的人,那人在狹小的巷子里避無可避,只能被重創。此時巷子后面的馬仔也追了上來,蘇龍不慌不忙,一記「鱷魚擺尾」,往后用力蹬去,一腳將后面追上來的人踢飛了兩個。

隨后蘇龍有意賣弄,「戰象交齒」、「鯰魚張刺」、「擊木楔」等絕招皆用上,對方原本是來圍堵的,沒想到卻成了被練的對象,被打得鼻青臉腫。

此戰之后,蘇龍的所向披靡令他名氣大漲,逐漸在圈子里傳開了。

當時許多黑道經常會以開拳館收徒的形式來招兵買馬,新義安也不例外。

70年代末,蘇龍的拳館一開,許多江湖猛人慕名而來,短短幾年里,竟有上千人上門求學。

80年代初,新義安不少出位的猛人皆是出自蘇龍的門下。

「膝王」陳志明,原本是學跆拳道的,但跆拳道的限制太多,再加上陳志明性格暴躁,在跆拳道上毫無建樹,經過蘇龍的指點迷津后改學泰拳,并著重對膝法的練習,陳志明功力倍增。在澳門的泰拳擂台上一記飛膝打敗「澳門拳王」,坊間稱其為「膝王」。

「灣仔之虎」陳耀興早年只是代客泊車的小馬仔,經過蘇龍一番教導,功力猛增,以「灣仔之虎」之名,將和合圖的「梅花楊」連根拔起、越境濠江大戰澳門14K、滅了14K堂主黃朗維,成為叱咤風云的一方大佬。

「尖東之虎」杜連順,自幼學習白鶴拳,但沒學到家,在擂台上屢戰屢敗。在蘇龍的勸導下,杜連順改學泰拳,從此杜連順的拳術精進,學成之后,找上當年打贏自己的幾個對手,每次都是三下五除二就將對方打趴下,后來杜連順才能上位成「尖東之虎」。

新義安里,除了這些人,還有「尖東虎中虎」黃俊、「鬼添」李育添也經常找蘇龍學拳。

甚至其他社團的人也會找蘇龍學拳,比如和勝和的前坐館陳安。

蘇龍在電影圈里也有門生,如著名的周星馳、盧惠光、劉德華等等。

也因為蘇龍為新義安培養出一大批叱咤江湖的打手,因為他被坊間稱為「新義安總教頭」。

也由于他在香港把泰拳發揚光大,因此也有人稱之為「泰拳之父」。

老話說得好,「文無第一,武無第二」。

影視圈曾流傳過「腿有李小龍,拳有陳惠敏」,陳惠敏實際上還是14K社團的「雙花紅棍」。

「雙花紅棍」可不是隨便人都能當的,整個香港的「雙花紅棍」一只手都能數得過來,在社團里再能打也只能稱紅棍,得到其他社團的認可,才能稱為「雙花紅棍」。

14K自60年代開始就穩居「香港第一黑幫」的位置,新義安在70年代迅速崛起,隱約有取代14K這個「第一」之勢。

也因此兩個社團之間常常在明里暗里會有或多或少的摩擦。

蘇龍的門生「膝王」陳志明,還有另一個綽號叫「瘋狗」。當年在澳門擂台上大展神威之后,就對著場下的陳惠敏叫囂過,他讓陳惠敏上台跟他打一場。

陳惠敏曾連續兩屆獲得拳賽冠軍,見陳志明這小輩對自己無理,立刻斥責,中間還夾雜著一句:「要打也是你師傅蘇龍來跟我打!」

正是「說者無心聽者有意」,蘇龍得知陳惠敏說了這麼一句話,認為是陳惠敏對自己的挑釁。

1984年,蘇龍與陳惠敏在富都夜總會的洗手間里相遇,倆人心里都惦記著陳志明那件事,蘇龍對此事更是耿耿于懷,立馬就要與陳惠敏切磋一下,可陳惠敏自恃身份,根本就不想與蘇龍對戰,當作沒聽到轉身就走。

蘇龍見陳惠敏如此,認為他很無理、自己被羞辱了,于是回到卡座上抄起桌上的煙灰缸對著陳惠敏砸過去,陳惠敏下意識躲開的同時,怒火噴發出來,立馬施展畢生絕學、融合西洋拳的譚家三展拳,朝著蘇龍殺了過來。

同一時間,蘇龍出招,他與陳惠敏硬碰硬、對了一拳,就這一拳來說,雙方勢均力敵。

可泰拳的爆發力好似更強,蘇龍一拳不成,立馬來個回身鞭錘,這招叫「天王擲輪」,是在一拳打空之時,借用出去那拳的沖擊力旋轉身體,用另一只拳反掃,著實令人防不勝防。

陳惠敏再次下意識躲開,但仍是措手不及,眉角被蘇龍的拳風給擦傷、掛了彩。

倆人行如疾風勢如閃電,這時眾人才從錯愕中反應過來,立馬上前將他們拉開。

當時陳惠敏懷孕的老婆也在場,見到丈夫掛了彩不顧一切地沖向前去,可蘇龍手頭的泰拳極具爆發力,一不留神,誤傷了陳惠敏的妻子,肚子里的孩子當場就沒了。

這下子,陳惠敏與蘇龍結下了深仇大恨。

陳惠敏不僅是14K的「雙花紅棍」,在江湖上亦是有身份地位的人,吃下如此大虧,哪里忍得了。

開始帶人對蘇龍展開一系列反擊,蘇龍逃離香港。

隨后作為新義安「十杰」之一的「鬼添」李育添,為了給蘇龍出氣,帶著四十米大砍刀在尖東的天天漁港門口伏擊陳惠敏,當時李育添留了手,喝醉的陳惠敏仍是身中四刀,但未傷及性命。

眼看江湖即將掀起一場腥風血雨,新義安的「龍頭」向華炎出面了,他約上陳惠敏的老大、14K「二路元帥」陳清華解決此事。

最終以蘇龍道歉并賠償120萬給陳惠敏,這事才算告一段落。

1987年,新義安爆出「龍頭案」,「龍頭」向華炎等一眾高層皆被捕入獄,社團里人人自危之時,卻有人動了念頭。

新義安自創立以來,「龍頭寶座」是以「世襲制」傳位,因此「向氏家族」也被稱為「龍頭家族」。

向華炎被捕后,新義安高層出現權力中空,而仍在的高層中,蘇龍的門生占據了一大半,也因此蘇龍的心態逐漸膨脹了起來。

秦朝時期陳勝吳廣起義,高喊口號「王侯將相寧有種乎?」在蘇龍心中回響著,腦子開始有了「篡位計劃」。

蘇龍與門生杜連順、陳志明等人秘議,講述自己的所思所想,門生們深以為然。

蘇龍等人的計劃,就是先試探「龍頭家族」的底線在哪里,先是找人在街頭揍了向華國,向家默不作聲。

見向家人不作聲,蘇龍本想進一步試探,可向家出了個暴躁的向華波。

向華波是新義安的「老四虎」,同時也是新義安的「二路元帥」,他發現蘇龍勢大且越來越放肆,于是帶人到蘇龍的拳館,將蘇龍收拾了一頓,蘇龍猝不及防、同時也架不住人多,被打成重傷。

向華波這波操作,把蘇龍逼急了,令蘇龍的「篡位計劃」提前。

蘇龍在醫院令「尖東之虎」杜連順對向華波下手,當時身在澳門的向華波,被杜連順的人砍倒在地。

隨后向華強的永盛電影公司被「瘋狗」陳志明暗地里搶走了電影底片,除此之外還想挖走周星馳,但當時周星馳作為「搖錢樹」,向華強哪里肯。

緊接著陳志明又帶著AK47掃射永盛公司的大門,搞得新義安「龍頭家族」人心惶惶。

向家能號稱「龍頭家族」,自然也不是沒有實力,只是「龍頭」向華炎被捕,變得低調。如今被蘇龍百般折辱,自然是要還以顏色。

向家先是分化蘇龍一伙人,將蘇龍的門生「尖東虎中虎」黃俊捧上位,成為新義安的代理坐館,即便黃俊不對付蘇龍、保持中立也就夠了,畢竟黃俊作為「五虎之首」勢力極大。

隨后向家找到新義安「大總管」林景,江湖傳言「向家天下林家打」,新義安當年能在江湖上站穩跟腳,與林景、林勝、林江三兄弟的武勇密不可分,林家就相當于向家的御林軍。

社團保持中立的大佬們,見到向家出手、底蘊仍如此深厚,立刻作出了明智的選擇。

經過向家的一番「連消帶打」,蘇龍手頭能用的人一個個離他而去,最終「篡位計劃」失敗。

原本以為蘇龍會命喪黃泉,可最終他卻能安然無恙,仍能回到拳館教拳。原來經過「尖東虎中虎」黃俊的力保,蘇龍幸免于難,但必須退出社團、退出江湖。

自那以后,蘇龍修身養性、專心教拳,不再參合江湖恩怨。如今年近八十的他依然虎虎生風,與「鬼添」一起專注泰拳事業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