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義安「龍頭女婿」張亮聲,出生即是人生巔峰,晚年卻以悲劇收場

有人一輩子奔波勞碌,到老一事無成;有人卻一出生就站在人生巔峰。

可偏偏這位出生即是巔峰的富家大少爺,到最后卻是因為金錢而跳樓身亡。

他就是新義安的「駙馬爺」,「冷聲」張亮聲。

出身上流

1950年,張亮聲出生在香港的一個上流家族,家世十分顯赫。

父親張人龍是富商名流,人送外號「新界王」,上面頂著「太平紳士」的頭銜。

張人龍在新界樂善好施,當年一場大火燒掉了不少鄉親的家園,張人龍帶頭籌錢賑災、接濟鄉親們,因此當地的鄉民對他十分擁戴。

張人龍娶了三房姨太,生下14個兒子,除了張亮聲,還有一個較為出名的張富聲,張富聲就是在電影圈紅極一時的打星傅聲,早年在一場詭異的交通事故中出事,四年后妻子用新技術為他生下一個女兒。

張亮聲出生在這樣的家庭,還是家中長子,簡直就是含著金鑰匙出生,物質條件上應有盡有,一出生就是普通人難以企及的高點。

自身能力

自幼,張亮聲家中就門庭若市,能到家里來做客的,還都是一些身價不菲的大人物,家里客似云來、張亮聲在送往迎來之間,為人越來越老道,在應酬這方面上的功夫很有一套。

說到應酬,除了喝酒吃飯、講話得體,有錢人之間的應酬還得會「玩」。

張亮聲在此道上極具天賦,文的,他能寫小說、演講、下象棋;武的,他武藝超群、保齡球、網球、桌球都是一接觸就能上手。

在十多歲的時候,張亮聲就靠著一身本事,在各類比賽上拿獎,儼然就是普通人家的父母口中那個所謂的「別人家的孩子」。

后來,張亮聲到楓葉國留學,寫了一本名為《禮物》的短篇小說,在作家聯合會上獲獎、蟬聯三屆學院網球賽事的冠軍、保齡球賽事的季軍。

能文能武的他,在當地華人圈子中,也算得上是個名人了。身處異地同樣大放異彩,可見其一身才華不含半點水分,是真正的人中龍鳳。

強強聯合

1975年,張亮聲在一場晚宴上,邂逅了「龍頭千金」向詠怡。

向詠怡是新義安「龍頭」向華炎的長女,早年向詠怡的爺爺「九龍皇帝」向前被驅逐出境,向華炎在社團眾叔父的扶持下,被迫坐上了「龍頭」之位。

向華炎娶了江湖大佬呂六的女兒呂杏華,叱咤風云的「五億探長」呂樂便是呂六的同族侄孫,算起來,呂樂還得叫向詠怡一聲表妹。

新義安能在60年代迅速崛起,少不了呂樂的幫襯,當然,這都是相輔相成的。

1973年,在廉政公署成立的前夕,呂樂聽到風聲舉家逃往楓葉國,向華炎與呂樂同氣連枝,也在那個時候,向詠怡被安排到了楓葉國。

那時候,新義安還在上升期,比起張亮聲背后的家族稍有不如,現在白道的大靠山呂樂已經不在,急需有個強力的白道支撐。

而張人龍又分別在1974年與1977年兩度遭人打劫,并且還在反抗的時候受了傷,如果能在黑道中有助力、有人撐腰,自然沒人敢再對他及他的家族下手。

張亮聲與向詠怡原本就情投意合,兩家長輩剛好又能各取所需,這段婚姻自然是很被看好。

新義安「龍頭」見張亮聲不僅一表人才、有教養、還很會來事,再加上他那顯赫的家世,對這個女婿是十分的滿意。

不久后,張亮聲與向詠怡結婚,大戶人家辦喜事就是不一樣,當天黑白兩道皆來道賀,好不熱鬧。

兩大家族的領頭人更是笑得合不攏嘴,不僅能各取所需,兩個小輩還是真心相愛,這是一段圓滿的婚姻。

成了「龍頭女婿」,張亮聲很快就被向華炎招攬到身邊做事,張亮聲能文能武、身上的江湖氣息十足,令斯文的向華炎有些驚艷,因為這是向華炎所不具備的。

有了張亮聲背后家族的支持,新義安的稱王稱霸之路立馬鋪開,張亮聲也靠著一身本事成為向華炎的左右膀臂。

向華炎將新義安旗下的幾家賭廳交給張亮聲打理,張亮聲打理得井井有條,每天睡覺睡到自然醒,數錢數到手抽筋,這人生春風得意,莫過于此。

千里走單騎

1982年,同為「四虎」的紀寶與張亮聲雙劍合璧,獨霸尖沙咀。

尖沙咀一直都是油水豐厚的地帶,是各大社團相互爭奪的香餑餑,在早年勢力最大的無疑是14K,而14K中勢力最大的便是「黑白無常」兩兄弟。「黑無常」心狠手辣、「白無常」笑里藏刀,一文一武結合起來,在尖沙咀簡直所向披靡。

早年紀寶插旗尖沙咀,沒少與14K發生摩擦。但當時紀寶還勢單力薄,且14K在此地深耕已久,只能是隱忍不發,靜待時機。

但14K自創始人葛肇煌暴斃后,群龍無首,內斗頻繁。不像新義安有「龍頭」作總指揮,團結一致。

在紀寶站穩尖沙咀之后,看著尖沙咀油水如此之大,向華炎立馬命令張亮聲到尖沙咀與紀寶打配合。

前文說了,張亮聲在「玩」這方面很突出,在所有項目中,最突出的,便是桌球。他的球技簡直出神入化,有資格和丁俊暉一戰,在業內人送綽號「化功大師」。

在那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張亮聲到14K看場的桌球館找茬,靠著精湛的球技贏了館內高手不少錢,由于數目太大,普通馬仔哪里付得起,作為古惑仔自然是耍無賴了。

張亮聲要的就是對方耍無賴,抄起球桿就是一頓暴揍,14K看場的人立馬上前就要擒拿張亮聲,張亮聲桌球桿在手猶如天上降魔主,上下翻飛,或砸、或戳、或掃、或劈,配合靈敏的步伐,一人將館內的十來個馬仔一個個挑飛。

看著滿地找牙的14K馬仔,張亮聲冷笑一聲:「以后這兒是新義安的地盤了!」隨后瀟灑地走出桌球館。

大戰黑白無常

14K坐鎮尖沙咀的「黑白無常」見新義安多了個張亮聲,經過一番打聽,得知此人大有來頭,這下子急了。

原本一個紀寶就不好對付,現在多了個張亮聲,有了他的加入,這無疑是新義安擴張地盤的一個訊號,「黑白無常」決定親自會會這位「龍頭女婿」。

那天,張亮聲在尖沙咀文化廣場逛街,「黑白無常」帶著幾個馬仔迅速來到他們跟前,兇神惡煞般地「黑無常」二話不說,出手就往張亮聲臉上招呼,想要以先發制人來滅他的威風。

誰曾想,張亮聲反應極快,身子往后一退,看看躲過「黑無常」的偷襲,隨后雙手擺開架勢,右勾拳打了出去,以攻為守。

「黑無常」只能接招,硬是跟著出拳,雙方拳頭硬碰硬,倆人的手都有點發麻。

緊接著雙方你來我往,打了十來個回合,一直以武勇著稱的「黑無常」竟落在下風,反觀吃喝玩樂樣樣在行的張亮聲,這時卻展現出英勇無敵的一面。

站在一旁的「白無常」武功平平,上去b幫忙只能是變成累贅,但他深知必須得除掉張亮聲才能站穩尖沙咀,于是給了身旁馬仔一個眼神,馬仔們正要抽刀出來助「黑無常」一臂之力的時候,在一旁巡邏的阿sir跑步往這邊趕來。

「白無常」無奈,只能喊上「黑無常」,帶著馬仔先撤退。

在這之后,新義安強勢了起來,張亮聲帶人打砸14K的場子,「黑白無常」也以同樣的方式回擊,雙方你來我往,形勢愈演愈烈。

稱霸尖沙咀

這般殺敵一千自損八百,兩邊利益受到重大損失,新義安與14K誰也按捺不住了,必須要將對方打趴下,才能生存。

那天,雙方約好當夜子時在天星碼頭既決高下也決生死。

14K在尖沙咀地盤最多,經過「黑白無常」的號召,所有尖沙咀這一帶的14K馬仔聚集起來,已是接近三百人,為了穩操勝券,「黑無常」還到元朗找14K的「元朗之虎」四眼細借兵,雖說14K各字堆如同一盤散沙,但畢竟有同門之宜,「四眼細」二話不說,點齊手底下一百來名馬仔,當晚跟著「黑無常」從元朗到尖沙咀馳援。大手一揮,四百來名馬仔出戰,不愧是當時的「香港第一大黑幫」。

新義安這邊紀寶與張亮聲最多也只調到了兩百來人,在人數上無疑是吃虧的。

好在張亮聲與紀寶皆是文武雙全的人才,除了武藝高強、智商還很在線,再加上新義安團結一致,這兩點足以彌補劣勢。

兵法有云:「知己知彼百戰百勝!」

張亮聲深知這個道理,派出多批馬仔在「黑白無常」附近暗中觀察,經過多番印證,確定「黑無常」在當晚會到元朗調兵這個消息,聽著是危機,實則卻是個轉機。

當晚子時,「白無常」帶人到碼頭,原想著跟張亮聲與紀寶倆人扯皮拖延時間,拖到了「黑無常」的援兵一到,再大開殺戒。

可「白無常」已經吹了半個小時冷風了,偏頭痛都犯了,也不見新義安的人影,又吹了大半個小時,發現「黑無常」怎麼也沒來,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,已經晚了。

原來,得知「黑無常」會到元朗調兵,張亮聲與紀寶早已帶著全部人馬在半路埋伏「黑無常」。

且不說打的是伏擊戰,兩百多人對一百來人,原本就綽綽有余,結果可想而知,「黑無常」大敗逃走。

正當「白無常」反應過來的時候,張亮聲與紀寶帶著新義安大隊人馬趕到,此時新義安的馬仔氣勢如虹,反觀「白無常」這邊人數雖多卻有點像驚弓之鳥,但人數多的一方畢竟仍是占有優勢。

張亮聲一聲令下,新義安馬仔或三人結成「三才陣」、或六人結成「梅花陣」,以守為攻,穩步殺進14K的陣營中,「白無常」一時之間也想不出計策,只能靠著一身平平的武藝在新義安馬仔之間左突右進。

張亮聲左邊嘴角微微上揚,冷笑一聲:「別來沾邊!」隨后從腰間掏出祖傳的水火囚龍棍,這棍重達150斤,張亮聲抄著囚龍棍對著「白無常」就是一劈。

「白無常」急忙擺刀招架,原本「白無常」武藝就不及張亮聲,在措手不及之下,刀被磕飛了。

張亮聲再使一擊「橫掃千軍」,打得「白無常」在地上翻滾。

14K眾馬仔原本就氣勢低落,見到「白無常」倒了,立馬作鳥獸散,「白無常」也是連滾帶爬地跑掉了。

人生巔峰

經此一戰,尖沙咀由新義安社團一家獨大,張亮聲與紀寶名聲大噪,社團封他們為「新四虎」,與余永焯、向華波并稱。(「舊四虎」是林景、林勝、黃恩、陳武。)

那時候的張亮聲,在尖沙咀可是妥妥的扛把子,小到路邊的混沌攤、大到尖沙咀的五星級酒店,吃完飯都不用給錢,過后會有專門的人上門幫他結賬。

直到這兒,張亮聲的人生已是登峰造極,財富、名利、權勢、美滿的婚姻,這些普通人一生苦苦追求而不可得的東西,他已是應有盡有,要知道,此時的他連三十歲都不到。

這種人生開局,按劇本來演,要麼是往高峰繼續攀爬、再創輝煌;要麼是一落千丈、跌到谷底,很可惜的是,張亮聲卻是后者。

人生轉折

1987年,新義安包括「龍頭」向華炎、「龍頭女婿」張亮聲在內的一眾高層被捕,江湖史稱為「龍頭案」。

入獄22個月后,在第三代「龍頭」、向華炎的二兒子、「太平山大狀」向展偉的努力之下,無罪釋放。

90年代,紀寶轉身從商,張亮聲跟著退出尖沙咀,將社團業務都交給了「尖東虎中虎」黃俊打理。

90年代中期,張亮聲出事了,債主上門討要三個億的巨債。

原來,早在80年代張亮聲叱咤風云,少年得志的他對一切事物逐漸麻木。當時正值澳門賭廳興起,張亮聲便偶爾到澳門「考察」一下。

張亮聲在澳門疊馬仔的圈子中絕對是個紅人,他的輸贏動不動就是上千萬,曾經單單一局就贏了五千多萬,那天還請全場的人飲茶,出手極為闊綽,再加上是新義安的「龍頭女婿」,因此張亮聲又被稱為「皇馬褂」。

可開賭廳的不怕賭客贏錢,只怕賭客贏了錢不再來,只要是長期來輸贏,總有一天還是會輸給莊家,這是一個淺顯的道理。

張亮聲天資聰穎自然知道這個道理,但嗜賭成性的他沒法改掉這個壞習慣,因此在賭廳里越輸越多,最后欠下了高達三個億的巨債。

張人龍雖是恨鐵不成鋼,但還是拿出了一個億,妻子向詠怡找岳父向華炎苦苦哀求,為了女兒的幸福,再加上張亮聲為社團立下汗馬功勞,剩下的兩個億向華炎一手包辦。

就這樣,張亮聲把三個億的賭債還完了,但事情卻還沒完。

死性不改

十年后,在澳門疊馬仔的蠱惑之下,張亮聲終于忍不住手癢再次踏進澳門賭廳「皇馬褂」重出江湖。

見張亮聲死性不改,向詠怡也是心如死灰,倆人分居。

他先是輸掉了五千多萬,回到香港砸鍋賣鐵將自己的事業、物業變賣掉,湊夠了錢還掉債務,從原本的豪宅搬到郊區的村屋里住。

不甘心的他,再次前往澳門,再次輸得一塌糊涂,可身邊已經沒有可以變賣的東西了。

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的豪賭,如果說上一次賭的是江山,那麼這一次,就是他的命。

結局

2013年7月中旬,張亮聲回到上水獨居的家中,回憶以往,兒時在這兒玩耍長大,原本幾近完美的一生,卻敗在了一個「賭」字上面。如今欠下的債務無力償還,張亮聲懊悔不已。

那天,他來到彩華樓的十三樓,留下一封書信,隨后一躍而下,告別人間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