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澳門女賭王」司徒玉蓮,從貧民窟走出嫁給富二代后失婚,至今身家數百億

她的一生像是在如何演繹「寒門出貴女」!從貧民窟走出,到身家數百億。

嫁給富家公子后失婚,獨自帶著三個孩子遠走他鄉,立下普通人幾輩子都賺不來的基業。

當澳門賭場改革風起云涌之時,她能坐山觀虎斗,卻從中成了獲利者。

她就是澳門「大家姐」、「女賭王」司徒玉蓮。

1947年,司徒玉蓮出生于廣東開平,隨著當時的「逃港潮」,司徒玉蓮的父母也帶著她來到了香港。當時從大陸過來的難民,幾乎都住在深水埗,司徒一家亦是如此。彼時的深水埗可謂是難民集中營,在這小小的地方,鐵皮與木頭結合的房子擠著數十萬人。

到了1953年,深水埗的石硤尾一場大火,這是香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場大火。燒掉了一萬兩千多個家庭、五萬八千多人的棲息之地,讓原本就貧困的貧民們雪上加霜。

火起那一刻,石硤尾這擁擠的地方便迎來一陣混亂,六歲的司徒玉蓮與弟弟在混亂中與父母失散。這時的司徒玉蓮獨自照顧弟弟兩天后與家人重聚,這也展現出她從小便懂事獨立的一面。找到父母后,家也燒沒了,一家人就著攤開的紙皮箱,露宿街頭2個多月。

到了1954年,港英當局出于人道,建了難民安置房,這安置房比之前的鐵皮木屋是強了不少,但奈何僧多粥少,難民實在太多了。司徒玉蓮一家也分配到了公屋,但卻是11平方的公屋里,擠著10口人。

與貧民的孩子不一樣,或者是男孩子與女孩子不一樣,司徒玉蓮從小便酷愛讀書,奈何家庭條件不允許,她只能是斷斷續續的讀到了國中,在當時也算是高學歷了。

讀完國中已是17歲,同齡人多數早幾年已有多年的工作經驗。司徒玉蓮剛步入社會,在九江街找了份公交車售票員的工作。

在此,不得不插個題外話,司徒玉蓮的母親如「賣女兒」般,帶著她到處相親。事實上是想讓她早早地嫁給漂亮國華僑,再報答家里的養育之恩。但司徒玉蓮每次看著年過半百的老華僑都把自己扮成「傻姑」,這讓華僑難以接受。司徒玉蓮的母親也無可奈何。

九江街,江湖人稱「惡人谷」,早期由14K「大鼻登」一手打下,一直被14K牢牢占據。包括公交車也由14K幫眾控制,司徒玉蓮在這兒工作,自然會認識一些江湖人士。也在這份工作中,她認識了她人生的貴人,后期14K「毅字堆話事人」,胡須勇。

此時的胡須勇還未出頭,但結交甚廣。司徒玉蓮與胡須勇感情甚好,倆人結為異姓兄妹。胡須勇手頭有幾家賭檔的看場權,并在司徒玉蓮18歲時,介紹她進賭檔當小妹。在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因司徒玉蓮伶牙俐齒,能言巧辯,又兼之懂得察言觀色,在賭檔里可謂是如魚得水,混得風生水起。沒多久便把自己的「爛賭鬼」父親在外欠的債全部還完了。

隨著義兄胡須勇靠著三十把刀斬落「大圈幫」一戰成名,司徒玉蓮也沾了光。胡須勇做大后,拿了3萬塊投資司徒玉蓮,倆人合開了一家賭檔。司徒玉蓮的管理經驗與胡須勇在江湖上的人脈,賭檔的生意火爆。隨后司徒玉蓮又開了一家財務公司,這個公司其實是賭檔的配套設施,專門用來放數,賺利息錢。有胡須勇在,也不怕要不到錢。利用資源這方面,司徒玉蓮著實有一手。

賺到錢之后,在家里的分量自然也就大了,不再像以前那樣,母親逼著嫁給可以當父親輩甚至爺爺輩的老華僑。但可能是緣分已到,司徒玉蓮有了傾心的人,那便是他第一任丈夫曾國宇。曾國宇是個「富多代」,家族世代經商,常來司徒玉蓮的賭檔光顧。與司徒玉蓮也算日久生情,而看著這個既帥氣又有背景的富家公子哥,司徒玉蓮亦是怦然心動。

在26歲時,司徒玉蓮嫁進了曾家,可謂是「山雞變鳳凰」,但婆婆卻對市井出身的司徒玉蓮很是看不起。為了博得婆婆的歡心,司徒玉蓮除了容忍之外,在各個方面亦是迎合婆婆的要求。所謂:「不孝有三,無后為大。」司徒玉蓮在這一點上很努力,第二年就為曾家添了一個男丁,在結婚的四年內就為曾家生了兩男一女。身為女人,婆婆應該也清楚生孩子的痛苦,但對于司徒玉蓮她始終沒有放下成見,司徒的各種迎合都是徒勞無功。

事實上,至今婆媳矛盾也是許多夫妻失婚的原因,如果夾在中間的男人沒能處理好這事,家庭著實容易破裂。曾國宇亦是沒能處理好的一員,沒多久,司徒玉蓮便與曾國宇失婚。失婚后她執意獨自帶走三個孩子,先是怕曾家糾纏,香港對于她來說又是個是非之地。便帶著嗷嗷待哺的孩子離開香港,獨闖澳門。貧富差距過大從小接受的環境不同,現實中貧民是難以融入富家生活的,別看電視劇里傻白甜嫁給富家公子能多幸福,那多數是假的。

70年代末80年代初到了澳門無依無靠,好在「義兄」胡須勇與賭王何鴻燊認識。在胡須勇的引薦下,司徒玉蓮來到了何鴻燊手底下工作。由于本身就是經營賭場出身,對這方面經驗豐富,再加上她情商及手腕高超,很快就成了何鴻燊的得力助手。

沒多久后,在何鴻燊的介紹下,司徒玉蓮遇見了自己的第二任丈夫,街市偉。

街市偉,原名吳偉、吳文新。他比司徒玉蓮小9歲,早年在香港菜市場賣豬肉,因在菜市場與人糾紛把對方耳朵削了,跑到菲律賓。在菲律賓經營賭場發家后,被賭王何鴻燊看中,聘請過來打理賭場,此時的街市偉在澳門還只算初出茅廬,誰又能預見他日后亦是一位百億級富翁。

司徒玉蓮與街市偉因業務需要經常接觸,可能因為都是在香港失意跑到澳門發展,又可能都是貧民窟出身,倆人很快便在情感上擦出了火花。除了管理賭場外,倆人還合伙進軍樓市,在房地產上賺得盆滿缽滿。江湖上有人還稱他們是「神雕俠侶」。這外號卻是貼切,司徒玉蓮是「姑姑小龍女」,街市偉是「年齡較小的楊過」。

沒多久,倆人結婚,街市偉便搬進了司徒玉蓮的別墅。可在別墅里,司徒玉蓮還有三個孩子,這三個孩子對于這個繼父表現出與生俱來的排斥,甚至在后期看來這種排斥還帶著憎恨。

1988年,賭王何鴻燊改革賭場,賭場開啟了賭廳包廳制與疊馬制度的時代。司徒玉蓮與街市偉在前幾年手頭已是有了不少財富,再加上與賭王近水樓台的關系,成了第一批包賭廳的人,也可以看成第一批吃到螃蟹的人。

司徒玉蓮與街市偉包下鉆石貴賓廳,靠著江湖上的「疊馬仔」招攬客戶,賭廳業績從原先的兩百萬到后來的一個多億,整整翻了五十多倍,江湖人送外號「澳門女賭王」。當時控制絕大多數「疊馬仔」的大哥便是14K猛人「摩頂平」。眼看自己這邊生意紅火,司徒玉蓮也不忘叫上有恩與自己的義兄胡須勇。

胡須勇與摩頂平原就是老相識,再加上司徒玉蓮這層關系,到澳門發展也算是毫無阻礙。在胡須勇晚年的采訪中他還驚嘆到,摩頂平接他進澳門,竟然不需要檢查直接就能入關。這側面說明了當時摩頂平在澳門的能量有多大。

看著一切好似順利地進行著,卻是開啟了澳門黑幫十多年的混戰。

先是街市偉指使「崩牙駒」與摩頂平開戰,胡須勇與「九指華」連續三年的糾紛,摩頂平落敗逃往東南亞20多年。

后來又是街市偉聯合香港的新義安、和勝和等社團過境濠江對付「崩牙駒」,「崩牙駒」與「水房賴」等澳門本土社團組合成「四聯公司」抵抗。最終以「崩牙駒」這方獲勝告終,香港社團折戟濠江。

再后來便是街市偉挑撥「崩牙駒」與「水房賴」,倆人打生打死打了好幾年,最終以「崩牙駒」戰勝,街市偉與水房賴紛紛逃離澳門告終。

而常勝將軍「崩牙駒」卻是在最巔峰期得意忘形,不僅拍攝自傳《濠江風云》(又名《駒哥傳》),還想炸死警司白德安,最終被白德安抓捕,入獄13年。

但這一切混戰中雖與司徒玉蓮的賭場生意是息息相關的,但她始終是以旁觀者的身份在一旁獲利,又沒有牽涉其中。可見司徒玉蓮雖是一介女流,卻比許多男性同胞強很多,她能成功絕對不是偶然。

(由于字數有限,將司徒玉蓮的篇幅會分為多篇發布,結尾沒寫好望諒解,祝大家國慶快樂!希望大家給個贊哈!不足之處請多多包涵!)

結語:「盡管出身無法選擇,但經過后天的不懈努力,只要機遇一到人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。」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