崩牙駒巔峰時有多強?趕跑上海仔,逼刀文龍下海,上門暴揍雞腳黑

90年代,巔峰期的澳門14K的「澳葡教父」崩牙駒有多強?

他除了將香港新義安的「龍頭家族」勸回這事廣為人知外,還與和勝和社團的四位超級大佬有過恩怨。

和勝和的「上海仔」郭永鴻、「賭船盟主」刀文龍、「勝和校長」雙鷹青、五大元老之首「雞腳黑」皆曾在他手底下吃過虧。

崩牙駒

崩牙駒原名尹國駒,自幼便是混跡在街頭的古惑仔,由于喜歡出風頭,攢到錢后,買了一輛「小綿羊」摩托車四處炫耀,后來摔倒了磕斷了門牙,因此被稱為「崩牙駒」。

早年崩牙駒拜在14K頭目「黑仔華」的門下,后又得到「黑梟」街市偉的賞識,從此人生開始起飛,靠著自己超群的武藝,在詭詐的眾社團中殺出一條血路,將所有對頭皆趕出澳門,自己在當地一家獨大,因此才有了「澳葡教父」之稱。

和勝和「上海仔」

1989年,和勝和的大佬「上海仔」應澳門「黑梟」街市偉的邀請來到澳門開賭廳。

當時澳門賭廳各個盈利頗豐,江湖人士趨之若鶩,「街市偉」會邀請「上海仔」來一起吃這塊「肥肉」,也不是在做善事,他將「玫瑰賭廳」讓給「上海仔」經營。

早年「街市偉」利用崩牙駒來制衡各方勢力,后來發現崩牙駒行事霸道,澳門各方勢力都無法與之抗衡,自己逐漸控制不住,因此「街市偉」才會引入「外援」。

而這家「玫瑰賭廳」街市偉曾經是許諾過給崩牙駒的,「街市偉」一來是不想讓崩牙駒繼續強大,二來就是利用「上海仔」背后的和勝和社團來對付崩牙駒。

「上海仔」不懂打架,卻是個善于撈偏門的人,靠著超強的交際能力,從最開始的泊車小弟打入富豪圈,認下富豪林建岳的母親余寶珠為干媽,游走在眾多權貴之間。

后來靠著盜版光碟不僅自己賺得盆滿缽滿,還帶著江河日下的和勝和社團走出低谷,一躍成為香港第一社團,可見「上海仔」其人的能力有多強。

這次「街市偉」將「玫瑰賭廳」讓給「上海仔」,「上海仔」投入資金后,又通知自己的富豪朋友們來捧場,眼看富貴之門即將打開,可崩牙駒出手了。

崩牙駒充分發揮自己地頭蛇的優勢,找到關系收回「上海仔」手頭的賭廳承包權,使得「上海仔」處境十分尷尬,接著「上海仔」在澳門大鬧一場,最終還是被崩牙駒趕了出來。

和勝和刀文龍

90年代中期,和勝和出了個拳腳了得的刀文龍,他自稱有蒙古血統,自幼就練「蔡李佛拳」,極為彪悍。刀文龍靠著超群的武藝,為社團打下不少地盤,被社團高層看好,于是派他到澳門繼續開疆拓土。

1996年,和勝和一位老叔父與一家貴賓廳談好,由刀文龍到賭廳里看場。但原以為一切能順風順水,可等刀文龍到了賭廳,卻是另一番景象。

原本在賭廳里看場的是崩牙駒手下的「桂仔」,刀文龍到了賭廳,「桂仔」并沒有要跟他交接的意思,而是繼續做自己的工作,刀文龍只得出手趕跑「桂仔」。

「桂仔」并不是刀文龍的對手,只能是暫時讓出賭廳,轉身就找崩牙駒告狀。崩牙駒一聽,立馬帶著大批人馬趕到賭廳。

刀文龍的拳腳功夫雖好,可雙拳難敵四手,崩牙駒作為地頭蛇在人數上占絕對的優勢,最終刀文龍只能灰溜溜地退出澳門賭廳。

此后刀文龍消沉了近十年,十年后靠著積攢的江湖人脈下海發展賭船事業,成為「賭船大亨」。

和勝和「雙鷹青」

被看好的刀文龍就這麼被打回來了,和勝和高層很生氣,緊急召喚社團年輕氣盛的「雙鷹青」。

「雙鷹青」那時候雖然才20多歲,但他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,同時他也是和勝和社團中最能打的仔,在江湖上鮮有敵手。除此之外,他為和勝和調教出許多打手,因此江湖人稱「勝和校長」,又由于長得帥氣,酷似鄭伊健,因此也有「社團周華健」之稱。

當時「雙鷹青」才剛冒頭,還算不上社團的高層,為了升職加薪,他欣然接受這個艱巨的任務。于是在1996年,26歲的「雙鷹青」帶著和勝和社團中百多名馬仔乘坐快艇抵達澳門。

而崩牙駒這方在將刀文龍趕出澳門后,早就暗中觀察和勝和,畢竟也算是撕破臉了,和勝和又是香港三大黑幫之一,不得不防。

得知和勝和出動社團內的「最強打手」雙鷹青,崩牙駒這邊雖是不怕,但也不敢怠慢。他連夜召集手下商議,軍師石永祥、行動組組長「猛鬼添」、「豪仔」、「潮州明」等人商議對策。

那天深夜,「雙鷹青」帶著百多名馬仔在海灣大橋上列陣,崩牙駒帶著大隊人馬緩緩而至,經過一番談判無果。雙方隨即展開一番激烈的戰斗,殺得昏天暗地。

即便「雙鷹青」的武藝再怎麼高強,但崩牙駒手底下猛將如云,一個人的武功再高強,也打不過多人的圍攻,并且崩牙駒這方還有AK47在手。

隨著「雙鷹青」鎩羽而歸,和勝和社團到澳門發展的計劃只能再次落空。

回港后,借著與崩牙駒激戰過的名頭,「雙鷹青」的名氣不降反升,許多馬仔聞風而來,拜在他的門下,但在后來又因犯了事,逃到深圳開了「翠華茶餐廳」。

和勝和「雞腳黑」

和勝和的「雞腳黑」,原名招國強,為人詭詐精明,早年一個手下被女友帶了綠帽,女友出軌了一個金牌司儀,「雞腳黑」為了給手下出氣布下「捉黃腳雞」的局,司儀為此賠錢無數,也因此江湖人稱之為「雞腳黑」。

14K不可一世的石硤尾話事人「最惡大佬」華喜曾與「雞腳黑」的老婆發生不愉快,「雞腳黑」為了給老婆出氣,對華喜趕盡殺絕,打得華喜跪地求饒后離開了香港,可見「雞腳黑」在當時也是權勢滔天的一方人物。

1996年底,和勝和「雞腳黑」接任新坐館之位,正要大展拳腳,為社團做一番成績出來。

也剛好在這時崩牙駒來到香港辦事,當晚在天天漁港設宴,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為了立威「雞腳黑」立馬前往酒店為兄弟出頭。

原本「雞腳黑」以為在自己的地盤崩牙駒不敢撒野,這次出一口惡氣好讓社團內的人們看看,看看自己這個坐館多麼名副其實,可崩牙駒卻是個硬茬。

那天,「雞腳黑」到酒店里找到崩牙駒,一上來就是破口大罵,崩牙駒雖是不在主場,卻是猛龍過江,立馬起身與「雞腳黑」對罵。

就這樣,雙方從最初的口角,發展成了火并現場,崩牙駒是打手出身,武藝自然不凡,在沖突中多揍了「雞腳黑」一拳。

身為坐館,在自家的地盤上被崩牙駒揍了,起因還是自己想教訓一下崩牙駒,這令「雞腳黑」十分沒有面子。但自己小瞧了崩牙駒、準備不足,在現場的實力不如人,這也沒辦法。

出了酒店,「雞腳黑」立馬拿起電話聯系社團眾人,社團眾人一聽要圍堵的是崩牙駒,大家都咬牙切齒,新仇舊恨加在一起,和勝和出動了數百人。

這數百人,在「雞腳黑」的安排下,兵分兩路,一路往天天漁港,試圖看看崩牙駒是否還在那兒;一路往崩牙駒住的酒店,看看是否吃完回到酒店休息了;

按理說,「雞腳黑」的安排也算合理,可崩牙駒能在澳門一枝獨秀自然是有頭腦的人,深知「強龍不壓地頭蛇」的道理,從天天漁港出來就直接到碼頭登船回了澳門。

對于崩牙駒的離去,「雞腳黑」后知后覺,等他反應過來,崩牙駒早已回到了澳門。從此在家門口被崩牙駒暴打這件事情,也成了「雞腳黑」最為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后記

當然,即使再厲害也是黑道中人,1998年崩牙駒就被捕入獄了,這一關就是13年,直到2012年才被放出來。

如今,出獄后的崩牙駒已是從事正經行當,四處尋找機會投資,網絡上還經常能見到他在夜場蹦迪的身影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