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竹聯幫」幫主黃少岑叱咤台灣,兒子15歲坐牢75年,花光家產也無法保釋

很多人看到影視劇中,黑幫頭目呼風喚雨、要錢有錢,生活令人非常羨慕。

然而,事實上的黑幫老大生活并不輕松,不僅要平衡幫內的各方勢力,而且還要擔心仇家報復,站得越高,肩負的責任也就越多,世上從來沒有白吃的午餐。

而且這一切皆有因果報應,早年間作下的惡,終究會有一天報應回來。

台灣著名黑幫「竹聯幫」的老大——黃少岑正是如此,他叱咤江湖幾十年,然而兒子卻被判75年監禁,即使散盡千金,卻仍舊無法救下,這未嘗不是一種諷刺。

1、初入江湖

「塵世變化,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,人就是江湖」,這是古龍的武俠小說中的句子。

很多時候,這位台灣小說家描寫的場景,借鑒的可能就是黃少岑在台灣黑幫竹聯幫的經歷。

某種程度上,黃少岑就像古龍的小說主人公一般,初入江湖,生于三教九流的街區,沒有約束與管教,只能在荒蠻的世界里,用自己的眼睛去洞悉生存的法則,并在這里野蠻生長。

在混亂之中,唯有暴力能夠產生秩序,黃少岑也不例外。

彼時的台灣黑幫文化盛行,黃少岑也加入這個年輕人自以為的江湖。

1963年,小學剛剛畢業的黃少岑就加入了年輕人為主干的「正氣幫」,開始了自己的黑道生涯。

「正氣幫」雖然名字帶有「正氣」二字,實際干的都是些不入流、收保護費恐嚇他人的勾當。

但在當時,黃少岑以為這就是江湖義氣,并且總是搶著出頭。

黃少岑在里面如魚得水,他年紀最小,但是他在幫派事務上卻一點沒有落后他人,在討要保護費的過程中表現非常出色。

比如他在一次去往餐館討要保護費時,老板仗著手下人多,一直在討價還價。

黃少岑直接將匕首插在桌子上,直言不諱地問道: 「要錢還是要命?」

懾于黃少岑這一股不要命的架勢,餐館老板只好就范。

而黃少岑也自此一炮走紅,在附近幫派之中都小有名氣。

此時,小小的「正氣幫」已經不能滿足黃少岑向上爬的夢想,就像武林之中總是要尋求武林盟主的地位,他也想加入黑幫中的武林盟主,那就是「竹聯幫」。

2、江湖行

竹聯幫的主要人員是由大陸敗退的國民黨殘軍的子女組成,當時台灣本地人占據當地人口的83%,大陸人不得不抱團取暖。

這些大陸人生下的子女備受台灣本地人排擠,他們不得不組成幫派,來維護自己的勢力。而「竹聯幫」的前身,就是由「中和幫」演化而來。

當黃少岑1963年加入「正氣幫」時,也是大幫「竹聯幫」崛起之時。1966年,竹聯幫已有幫徒上千人。在接掌了台北幫派的龍頭地位之后,遠征軍更南下台中、桃園、嘉義、台南、高雄、彰化。

鐵蹄所過,各幫派望風披靡,大有一統江湖之勢,被當時的黑道許為「天下第一幫」。

彼時,當時的台灣第一大幫「四海幫」遭受打擊,實力大大受損,「竹聯幫」因此脫穎而出,成為下一個台灣的「武林盟主」。

「竹聯幫」當時的大人物童強,曾經與黃少岑打過幾次交道。

童強非常看好這位年輕人,多次邀請黃少岑加入,于是黃少岑在童強的引薦下,在1968年從「正氣幫」跳槽到了「竹聯幫」。

此時的他經過了五年黑幫生涯的洗禮,從小學到成年,正是血氣方剛的少年人,面對任何事情皆是無所畏懼。

正可謂鮮衣怒馬,憑膽闖蕩,比如他以一敵百的「香港西餐廳之戰」。

當時的「竹聯幫」因為利益沖突與「牛埔幫」產生了糾紛,「牛埔幫」率領三百人包圍了「竹聯幫」的據點——香港西餐廳。

當時的「竹聯幫」老大陳啟禮身邊,只有包括黃少岑在內的十余人。

情況萬分危急之時,黃少岑挺身而出,就像天龍八部里的蕭峰聚義莊大戰群雄一般,黃少岑跟著幾人一同殺出重圍,直突對方的指揮中心。

僅僅一刀,就結果了對方頭領,其他小嘍啰見頭領掛彩,頓時沒了斗志,燦燦離去。

此一戰,黃少岑助「竹聯幫」以少勝多,以弱勝強,不僅打出了「竹聯幫」的威名,也打出自己的名號。

可惜的是,當時黃少岑的年紀也僅僅成年,像「正氣幫」這樣的小幫派,他足以憑著一戰的表現坐穩幫中地位。

而在龐大的「竹聯幫」之中,他的性格并不討喜,很多時候反而被別人當槍使,功勞又被別人冒領。

他在幫中終究還是一個打手的身份,并沒有進入到管理層。黃少岑在幫中的生活可以說是郁郁不得志,加入幫中沒有一年時間,黃少岑就主動提出申請離開「竹聯幫」。

3、江湖沉浮

已經初嘗江湖黑道風味的黃少岑,怎麼甘心只做一個普通人?

離開「竹聯幫」以后,黃少岑過了一段時間平靜的日子,但是他的心一直不平靜,他一直想要再入江湖。

黃少岑慢慢沉淀下來學會思考,不再用拳頭和打斗來解決問題 。1975年,黃少岑再入江湖,再次加入了「竹聯幫」

再入江湖,黃少岑已然成長,雖然他依舊會在打斗前勇敢挺身而出,但是他已經開始學會籠絡人心,利用在兄弟們之間的威望,為自己提升在幫內的地位鋪路。

時勢造英雄,但是老派的幫中大佬陳啟禮因為犯事被捕入獄,新銳話事人張安樂重新執掌幫中地位。

大學生出身的張安樂,重構了「竹聯幫」的體系架構,建立了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,也讓很多幫中的年輕人得以出頭。

像黃少岑這種有能力有野心的人,幫中地位自然水漲船高。新的措施實施后,「竹聯幫」逐漸走向正規化,公司化管理讓「竹聯幫」的勢力大肆擴張。

少壯派黃少岑因為早年間的勇敢表現,加上如今的能力,他于1980年被提拔為僅次于幫主的總巡查。

而他也在這個位置上展現了不同尋常的能力,1984年黃少岑在「荔舫餐廳事件」中的表現,為日后成為幫派老大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當時的「四海幫」與「竹聯幫」的矛盾激化,雙方在荔舫餐廳展開了大規模械斗,黃少岑親自披掛上陣,親臨一線展開廝殺把其他幫派的頭目親手殺死。

此戰過后,黃少岑在「竹聯幫」中的地位如日中天。

而「竹聯幫」也成為了台灣當時的第一大幫,官方和政府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合作,并參與到黑金活動之中。

4、風云突變

黃少岑半生的黑道生涯可以說是順風順水,無往不利,不論是陣前拼殺,還是陣后撈錢,都混得風生水起。但很快,他的報應就來了。

1984年,「竹聯幫」受雇于台灣當局刺殺了美國華裔作家江南,但江南背后的身份是CIA探員。

而且江南所標榜的民主自由的理論正是美國所推崇的,這一舉動雖然是受台灣當局指使,但是胳膊擰不過大腿。

迫于美方的壓力,台灣也只得放棄「竹聯幫」,在聲勢浩大的掃黑行動中,「竹聯幫」的勢力土崩瓦解,黃少岑也被迫離開台灣回到湖南躲風頭。

多年從未歸鄉的黃少岑在湖南老家這里感受到了鄉親們的溫暖,他表示: 「在老家度過了一生之中最沒有壓力的日子。」

老家的人事也成為了黃少岑的牽絆,此后他又多次回去拜訪。

2015年4月14日,據中國時報報道,台灣竹聯幫前任、曾公開的幫主黃少岑(麼哥),專程返回湖南桂東探親,這也是他有公開照片報道的一次探親。

1988年,隨著風聲過去以后黃少岑再次回到台灣打理幫派中的事務。 1995年,黃少岑正式接任「竹聯幫」幫主的位置,也轟動江湖,這位闖蕩江湖的少俠終于成為了「武林至尊」。

但是這個位置也是有代價的,黃少岑自打坐上這個位置,需要肩負的壓力與平衡的勢力就更多了。

他既要與白道政府打好交道,又要兼顧黑道的利益,因為每一個手下人都覬覦著他的這個位置。

稍有不慎,就是全盤皆輸,其中兇險絲毫不比街頭廝殺少幾分。

果然很快,黃少岑又東窗事發,1996年8月因為一場命案,他不得不再次逃亡海外。

逃亡三年以后,黃少岑在各方幫助下回台自首,并經過運作成功從監獄保釋。 但好景不長,在逃亡期間,黃少岑與情人生下了兒子黃金寶。

為了躲避幫派之間的仇殺和自己的黑道工作的特殊性,黃少岑沒有時間管教孩子,更不敢把孩子接到台灣生活,只能把他安排到美國交給自己的父母撫養。

跟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,黃金寶自小就受到溺愛,這使得他的性格非常跋扈。 公子哥性格使他15歲的時候主動挑釁他人,并開槍打傷3人,被美國法院判處了75年監禁。

黃少岑沒有辦法,只能散盡家財,聘請了希拉里御用的律師團隊希望能夠救出兒子。

黃家要翻案的理由是,黃金寶開槍造成的傷害并非檢方所說的「重大傷害」,更沒有出人命。

但是不知道是因為竹聯幫曾經打了美國政府的臉,還是什麼其他的原因,哪怕花光家產,也還是無法把黃金寶保釋出來。

這也讓黃少岑開始對于自己的黑道生涯心灰意冷,某種程度上,這樣算是老天對于他的一種懲罰。

如今,黃家奶奶已經耄耋之年,孤身一人與小狗為伴,她表示,自己有生之年最大的愿望就是等著孫子出獄。

黃少岑不止一次對手下痛心地說:今生最愧對的是老母親。

經歷了逃亡、成為老大叱咤台灣、再逃亡、入獄、兒子坐牢75年等這一系列的事件,已經完全磨平了黃少岑的鋒銳氣焰。

他開始退居幕后,不再細致管理幫中事務,只在重大的事件中出席。

陳啟禮死后,黃少岑也開始退居二線,目前幫內的細則是由趙爾文領導。

為了表示對于趙爾文的敬重,趙爾文女兒婚禮當日,黃少岑也出席了宴會并送上了豐厚的賀禮。

當時到場的嘉賓也可以看出「竹聯幫」的勢力之大,有新黨主席郁慕明、台北市議員歐陽龍、林國成、陳玉梅等政界大佬參加,立法院長王金平、立法委員余天等人都有所出席,各類有名的藝人也都出席了婚禮。

當然,當地警察也保持著對婚禮的全程路線監控,名冊等都掌握在內,可謂是對「竹聯幫」又忌憚又無可奈何。

當然,黃少岑并沒有完全淡出公眾視野,最近他72歲的生日還在台北的文化東方酒店舉辦。

早幾年他70歲生日的時候,黃少岑更為囂張,敢于在警政署對面的酒店舉辦壽宴,這也被當時的台灣媒體詬病警方的不作為。

在島內勢力的影響下,黃少岑雖然仍舊每年舉辦壽宴,但是規模與排場都降低了很多。而且客人的車輛也用白紙遮擋車牌,避免暴露隱私。

當地也部署了一定的警力維持現場秩序,不過竹聯幫上下都非常的配合,壽宴也得以順利舉辦。

轉眼間,那個十二三歲就進入黑幫的少年人已經七十大壽。

盡管看起來他威風八面,仍舊有著八方來客為他祝壽,但有著血緣關系的兒子尚在美國,有多少人又僅僅只是因為他的的權勢不得已前來。

每到夜深人靜之時,這位黑幫大佬回首過往,是否又會有那麼一絲失落呢?

無窮的富貴與權勢換來的卻是孤家寡人的結局,黑道永遠不是法外之地,因果循環,報應不爽,一切自有定數。

 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