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義安「二代龍頭」向華炎,群龍無首之時力挽狂瀾,晚年熱心公益

他原本只是一個不問世事的大少爺,在家庭遭遇變故之前,憑著自己的愛好當上一名小職員。

他在家庭遭遇變故、社團面臨土崩瓦解之時,臨危受命、挺身而出、扛下所有。

他從一介書生搖身變成社團老大,并以一己之力力挽狂瀾,成為黑白通吃的黑道巨鱷。

社團在他手里壯大,鼎盛時期更是被坊間稱為「香港第一大黑幫」,但他為人卻非常隱秘,不失為一段傳奇。

他就是新義安社團的「龍頭老大」,向華炎。

向華炎是新義安創始人向前的長子,出生于1932年。

1945年,身為軍統少將的向前,來到香港,為掩人耳目創立的新義安,向華炎也是這時跟著向前一起來到香港的。

新義安社團在向前的帶領下稱霸九龍城寨,也因此向前被稱為「九龍皇帝」。

向家老宅在九龍城寨衙前圍街,這座三層的房子里住著幾十口人。

向前有四房姨太,長房葉清便是向華炎的母親,在來香港之前葉清便已去世,也就是說向華炎從小便沒了母親。

葉清在世時,向前就娶了二房林惠英,她是向華波,向華勝的母親,為人強勢且潑辣。

葉清臨終之前,要求向前娶個填房,填的是自己大房的空缺,于是向前娶了填房的鐘金。

鐘金便是向華強的母親,作為大房的填房,按道理鐘金的地位得比二房林惠英還高出一頭,但鐘金為人懦弱,飽受林惠英的欺負,以至于向華強在接受采訪時總會說自己小時候很窮。

在鐘金入門后沒多久,向前又娶了三房陳鶴云。

向前的四個妻子為他生下九個男孩、四個女孩,再加上五個丫環、兩個保姆,還有其他諸如鐘金的弟弟與媽媽也一起住在一起,因此向家老宅內十分熱鬧。

自古就有名言流傳至今,「天上雷公,地上海陸豐」,這句話很貼切地闡述了早年海陸豐彪悍的民風。

向前是陸豐人,經歷過動蕩年代,因此向前承襲了尚武之風,在他的強制要求下,幾個男孩子們從小就得習武,以確保在遇事之時有一技傍身。

向前請來當時無敵于九龍城寨的「蔡莫派」宗師劉遠成,為自己的幾個兒子教學,因此向華強、向華勝等幾個兄弟皆身手不凡,一手蔡莫拳法尋常十來個大漢近不得身,甚至到如今的孫子輩,也皆學習蔡莫拳法,比如向佐就曾以蔡莫拳跟人打擂台。

向華炎雖然從小沒了母親,但由于是長房長子,在家里的地位還是比較高的,父親對他較為寬容,沒有強制要求他習武,并且他也不喜歡舞刀弄槍。

相比于習武,他更喜歡的是讀書,更喜歡沉浸在知識的海洋里。

常說相由心生,因此向華炎的外表極為斯文,儼然是典型的書生形象。

彼時香港的幫派林立,老牌社團和勝和、和合圖、和安樂等,還有在1950年后成立的14K。

14K更是在短短幾年里,以所向披靡之勢成為香港第一大黑幫。

新義安在向前的帶領下僅能在九龍城寨偏安一隅,并沒有特別出眾,即使不算小幫派,也只能算是中等幫派。旗下的業務與其他幫派一樣,收保護費,開賭檔,青樓等等。

1953年,向前因涉三合會被當局驅逐,帶著三房姨太陳鶴云逃往寶島。同年,14K的創始人葛肇煌暴斃,但接手的兒子葛志雄無心幫會事務,后期至今14K雖對外統稱14K,可三十六字堆各自為政,甚至自相殘殺。

而此時的新義安少了向前,也正面臨著同樣的問題。

強勢的二房林惠英不僅成了家里的主事人,還參與社團事務。在家里成日欺負填房鐘金,搞得一家子不得安寧;在社團里雖是頗有手段、交際廣泛,但社團叔父輩們怎肯聽一個女流之輩使喚。林惠英難以服眾,以至于不僅新義安社團每況愈下,家里的吃穿用度同樣是一日不如一日。

身在寶島的向前心系香港,于是派了心腹大將林景林勝兄弟過來輔佐向華炎,并定下了新義安龍頭之位「世襲制」的規定。

向前出逃的時候,向華炎是衛生署的一個小職員,這時他才20歲出頭。

眼見父親不在,不僅社團這方群龍無首,還有一大家子沒了主心骨。

在這大廈將傾之時,原本不諳世事的向華炎挺起了胸膛,挑起了重擔。

有了林勝、林景兄弟的輔佐,還有老丈人呂六的支持,向華炎辭了鐵飯碗,坐上了「二代龍頭」的寶座。由于戴著眼鏡,江湖人稱他為「四眼龍」。

所謂:「創業難,守業更難」。家族里幾十口人,再加上百孔千瘡的社團,哪里是說抗就抗的。

向華炎在日后短短的幾年里,經歷不少事情,也因為經歷了這些事才能迅速蛻變,蛻變成黑白兩道通吃的巨鱷。

在向華炎剛接手幫會時,此時的新義安并沒有多少收項,向前在寶島又需要經濟支持,向華炎無條件支持父親,把家族私有的物業多數變賣。

1960年,二房林惠英患病入院,由于病情嚴重,住的是私人的高級醫院,醫療費用也是水漲船高,短短十天左右就花掉了八千塊。

在那時候八千塊可是一大筆巨款,不僅是二房拿不出來,就算是整個向家也拿不出這麼多錢來。社團雖是撈偏門錢來得快,但至今需要周轉,那時候也還沒回籠。

向華炎沒有放棄這位名義上的母親,他親自找醫院談這筆是否能延期支付,可換來的卻是一陣嘲弄,畢竟新義安的名頭這麼大,向華炎作為社團龍頭,卻付不起醫藥費。

舉步維艱的向華炎并沒有因受辱而氣累,他咬了咬牙,放低姿態、四處籌錢,硬是把林惠英住院費給付清了。

可能是他有這種「大家長」的風范,不僅家庭和睦,社團里才能團結一致。

老話說得好:「團結就是力量」,新義安在向華炎的帶領下,由林景、林勝、林江三兄弟輔佐,打下了大片地盤。

正因如此,坊間才有那句「向家天下林家打」的傳言。

新義安之所以能在向華炎手中發展起來,還有一個人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,那就是「五億探長」呂樂。

前文提到了向華炎的岳父是呂六,呂六也是江湖中人,論輩分,呂樂得叫他叔公。

因此這般算起來,呂樂還得叫向華炎一聲姑丈,正因為這層關系,在60年代呂樂叱咤風云的年代,新義安才能茁壯成長。

跟著向華炎有飯吃,社團內的叔父們眉開眼笑,也因此向華炎在社團的地位舉足輕重。

1964年,向華炎成為一名法律顧問,以這身份行走江湖,不僅能對其他社團造成一定的威懾,還能滿足自己原本喜歡讀書的性子。

70年代,向華炎帶領新義安涉足娛樂場所,并在弟弟向華光的提議下,開啟「以場養兵」的模式,凡是來當服務員的,便是新義安這個大家庭的一員,簡稱「家人們」。此舉讓新義安快速吸收血液,迅速壯大。

有錢、有人的向華炎,在1974年時開了財務公司,財務公司的規模頗為巨大,主要有金融(放數)、地產和證券等項目,讓新義安錢生錢、利滾利。

1975年,向前在寶島病逝,向華炎帶著兄弟幾人一起將父親的骨灰接回香港。

80年代,向華炎手底下猛人無數,新義安「四虎十杰」各個出眾,「夜總會三大亨之一」的紀寶、「新界王張人龍之子」張亮聲、余永焯以及「二路元帥」向華波組成的新義安「四虎」。

新義安得到極大的發展,一躍成為香港三大黑幫之一,與老牌社團和勝和、14K齊名。

在后期又不斷地培養新一代猛人,如「尖東虎中虎」黃俊、「灣仔之虎」陳耀興、「尖東之虎」杜連順、「屯門之虎」黎志強、「紅磡之虎」麥高等等組成「五虎」,還有「鬼添」李育添、「灣仔雙虎」甘仔遮仔等等「十杰」。

巔峰時期社團多達二十萬之眾,穩坐「第一黑幫」的寶座。

雖然新義安在向華炎手頭上走上巔峰,可他的為人卻是十分低調,很少出現在公眾場合,即便出現了,也很難看出他是一位黑道梟雄。

1986年,經潛入新義安多年的臥底舉報,如日中天的新義安社團多位高層被捕入獄,包括「龍頭」向華炎、女婿張亮聲等十多人,因向華炎作為新義安的「二代龍頭」,坊間稱此案為「龍頭案」。

經歷22個月的牢獄之災之后,靠著有律師身份的二兒子向展偉,無罪釋放。

出獄后,向華炎決心將社團重心往商業上發展,原本一些偏門的生意逐漸退出,并交棒于二兒子向展偉,從此退居幕后,比以往更低調了,極少在公眾面前露面。

向展偉承襲父親低調的作風,除了是律師身份,在商業上也十分有天賦,曾與李超人有過合作。

到了90年代,新義安「總教頭」蘇龍打得「14K雙花紅棍」陳惠敏的老婆流產,向華炎為蘇龍出面,與14K「二路元帥」陳清華談判,最后蘇龍賠了120萬給陳惠敏,這事情才算了結。

此后女婿張亮聲欠下高達3個億的賭債,向華炎為其還掉債務;但沒過幾年,張亮聲再次欠下3個億賭債,向華炎選擇保持沉默,走投無路的張亮聲在自家樓頂一躍而下。

經歷這事之后,向華炎算是徹底地退出江湖,不再過問江湖之事,僅是在一些朋友聚會、社團內兄弟的紅白喜事才會出現。

有錢有地位的向華炎偶爾也做公益,他與向華強曾多年資助陸豐老家的教育事業。

2017年,向華炎就帶著新義安的「三代龍頭」、次子向展偉回陸豐探親,同時還造訪學校、捐贈物資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