崩牙駒的頭馬「豪仔」,憑借一把AK47逆風翻盤,晚年投入對手懷抱

他是「洗米華」的師公,曾孤身一人殺入水房總部后安然而退。

身負六條人命,入獄后埋怨并肩作戰的老大,出獄后卻投入曾為死敵的懷抱。

他就是崩牙駒的頭馬,「豪仔」。

1965年,「豪仔」出生,父母取名為黃達豪,有點期盼兒子能飛黃騰達的寓意。60-90年代的港澳地區正是黑幫盛行的年代,許多貧苦家庭出生的孩子沒錢讀書,亦或者覺得讀書沒用,皆早早的步入社會。

早年的澳門摩托車在少年們的眼中無疑是身份的象征,當年崩牙駒16歲的時候靠著多年的積累買下一輛「小綿羊」,在澳門大街小巷飆車,在玩伴們面前彰顯自己的威風。當然,當年騎車失誤,磕掉牙齒被戲稱為「崩牙仔」這個外號,亦是跟了他一輩子。

「豪仔」也是喜歡摩托車的一員,他也是早早的買了一輛。雖然比崩牙駒小十歲,但他的車技比崩牙駒是高了不止一個檔次。

80年代初,此時的「崩牙駒」已拜在14K「黑仔華」的門下,他與「豪仔」因「小綿羊」相識,在「豪仔」20來歲的年紀便已是好友。而在當時「豪仔」沒了學歷文憑這個上升通道,想要迅速出位的最佳選擇無疑是加入黑幫。

「豪仔」雖然話不多,但為人冷靜,處事井井有條,屬于執行力與策劃力并存的那種。因此崩牙駒對他非常欣賞,很快就將這位其貌不揚的小兄弟招攬至麾下。

早年崩牙駒還只是個小流氓,「豪仔」跟著他一起看賭檔,與對手談判、曬馬、火并等等,亦是慢慢的蛻變。據說他還當過霍英東的貼身侍衛。

1988年,「街市偉」扶持崩牙駒崛起,大戰彼時的14K大佬「摩頂平」,此時的「豪仔」已是崩牙駒的頭馬。

在1989年趕走「摩頂平」后,「崩牙駒」儼然成了澳門14K的話事人,而「豪仔」亦是有許多手下。其中有個叫「咸蝦燦」的大家可能不熟悉,但「咸蝦燦」有位門生你一定聽過,那就是人稱「小賭王」的「洗米華」。「洗米華」是90年代初加入「咸蝦燦」門下的,算起來「洗米華」得叫「豪仔」一聲師公。

1995年,新義安與和勝和等香港社團過境濠江,想要染指澳門疊馬生意。以崩牙駒為首的澳門本地黑幫組成「四聯公司」對抗香江社團。最終以新義安、和勝和鎩羽而歸,崩牙駒大獲全勝告終。這「四聯公司」中,有一位便是未來的「幽靈教父」、崩牙駒的發小「水房賴」。

因忌憚崩牙駒做大,「街市偉」使用離間計離間「水房賴」與崩牙駒的關系。或許是因為「摩頂平」是「水房賴」的親表哥,亦或許是因為本身利益的不一致,「水房賴」與「街市偉」強強聯合,對崩牙駒痛下殺手。

因崩牙駒與水房的人馬火并過于激烈,造成了數十人傷亡,崩牙駒被捕入獄。在入獄期間,眼見首腦被抓,跟在崩牙駒身邊的吳成林則帶人叛逃,加入大圈幫「四眼牛」的手下。趁著14K群龍無首,「四眼牛」不斷的蠶食崩牙駒的地盤,大圈幫那是出了名的「不講武德」,靠著一個「狠」字打天下。這期間叛徒吳成林還斬傷了崩牙駒的胞弟尹國豪。

只留下崩牙駒集團主要成員如「豪仔」、「猛鬼添」、「軍師」石永祥以及楊明棠苦苦支撐。直至崩牙駒出獄,原先偌大的地盤已是所剩無幾。

崩牙駒召集老部下開會,在會議中楊明棠提出「升級武器」這個概念。彼時黑幫火并多是以牛肉刀等冷兵器為主,楊明棠提出要擁有自己的熱武器庫,比如到泰國柬埔寨等地方購買AK47。

但此時的崩牙駒哪有錢,被大圈幫吃掉這麼多地盤能支撐下來已是不錯,14K的賬本上連二十萬都沒有,工資都快發不出來了。只能問一句「如之奈何?」

此時「豪仔」自告奮勇,為社團弄錢。他盯上了珠海娛樂城集團的老板蘇紹征,經過一番盯梢謀劃,「豪仔」在蘇老板從酒店出來上了車要關門的時候,沖過去打暈司機,并直接把短刀插進司機體內。蘇老板被這一操作驚呆了,在「豪仔」的威脅下不敢做聲。

「豪仔」把蘇老板載往郊區,要求一百萬美金的贖金,那可是八百多萬澳門幣,為了活命蘇老板也只能照做。有了錢的14K,立即前往泰國請來20個雇傭兵,并且購買了20把AK47,在武器上有了質的飛越。

隨后,崩牙駒為首、「豪仔」與「猛鬼添」為輔,帶領手下馬仔以及20名雇傭兵直搗黃龍,殺進白鶴巢公園對面的老巢別墅,那是叛徒吳成林的根據地。別墅里,僅有的30多名馬仔與吳成林和「四眼牛」,哪是這幫狠人的對手。最終吳成林帶著三個馬仔落荒而逃從此不知所蹤。

收拾完大圈幫,接下來便是「水房賴」和「街市偉」了。

1997年,先是「水房賴」派出殺手做掉了崩牙駒的軍師石永祥,隨后水房開會,第二個目標便是崩牙駒,再加上「街市偉」動用白道關系通緝崩牙駒,崩牙駒只能逃往歐洲。

再次失去主帥的14K,又再次面臨滅頂之災,雖然崩牙駒遠在歐洲遙控澳門局勢,卻還是水房占了上風。隨后「街市偉」請來新義安助陣水房,意在滅了崩牙駒集團。在水房與新義安的夾擊之下,崩牙駒走了一步險棋,「擒賊先擒王」。

為了社團「豪仔」義無反顧,偽裝成水電工單刀赴會,直搗水房總部,在電梯間等候水房頭目開完會。當水房的六名頭目準備走進電梯間時,「豪仔」從腰間掏出早已準備好的AK47一通亂掃,六名頭目當場斃命,接著在樓道內再次一通亂掃,威懾全場。

水房囂張的氣焰瞬間被澆滅,來幫手的新義安亦是膽戰心驚。這讓崩牙駒有了喘息之機,隨著通緝令的撤銷,崩牙駒回到澳門一舉翻盤,將水房賴逼得跑路加拿大,街市偉逃往菲律賓。

「豪仔」跟著崩牙駒站上巔峰,可得意的崩牙駒卻是囂張跋扈,在澳門一手遮天,甚至有謠傳說他權利大過總督。

在1998年,崩牙駒因炸毀警司白德安的汽車,白德安憤怒至極,沒幾個小時便帶人抄了崩牙駒老窩,并逮捕崩牙駒以及包括「猛鬼添」在內的骨干成員。「豪仔」則逃往云南。

得知警方準備以「豪仔」殺害水房六條人命來起訴他,崩牙駒拿出自己旗下的王牌賭場鉆石賭廳給水房賴,作為交換,就是水房賴一方不得指控。

在1999年11月23日,崩牙駒被判入獄13年,「豪仔」雖缺席亦是被判了10年6個月。在1999年12月初,「豪仔」在昆明的某酒樓被捕,此時他正在吃飯。被捕后「豪仔」妻子提出申訴,減刑至9年8個月,這年他才34歲。

入獄后,獄中單調的生活總是有些壓抑,「豪仔」回想起過往的種種,總結出是崩牙駒在巔峰期過于招搖,才造成現在的自己。開始與崩牙駒翻臉,在獄中雙方都沒什麼交流。說來也奇怪,曾經一起上刀山下火海的,現在雖在獄中卻也安生度日,這時候翻臉可能也是有其他內情。畢竟「人心叵測」。

在2009年「豪仔」出獄了,曾經的行動組組長「猛鬼添」已于2008年加入「水房賴」的陣營。這兒不得不說一下,在崩牙駒被捕后,「水房賴」已是壟斷了澳門的「疊馬生意」,此時的「水房賴」已是身家百億的富翁,并且他極少出現在公眾視線。

可能是出于想要消除雙方之前的仇怨,或者削弱崩牙駒的勢力,許多崩牙駒的骨干成員出獄,「水房賴」都會拋出橄欖枝。

「水房賴」對「豪仔」亦是如此,起先「豪仔」余怒未消,對「水房賴」嗤之以鼻。時間久了,又想著以后的發展,他接受了「水房賴」的支持,成立了「吉星集團」。「吉星」的旗下擁有五個貴賓廳,并且在內地還有金礦生意的投資。幾年的努力發展,「豪仔」的身家妥妥的過十億。

至今,「豪仔」創立了澳門大良同鄉會,并做起了公益事業,在2020年疫情期間通過同鄉會捐贈給祖國如口罩等緊缺物資。也算是為國出力了。

結語:「早年誤入歧途可能是身不由己,晚年能為國效力也算是為自己贖罪了!」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