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安樂新晉猛人「業仔」,大戰超級元老「高佬發」,社團一分為二

他本是一個小混混,由于能打成了社團的雙花紅棍,跟著他謀生的弟兄,他皆視如手足。

他在實力壯大之后,與恩師不對付的社團大佬掰手腕,直接將社團分裂成南北兩派,為此雙方展開多年的內訌大廝殺。

他就是和安樂「少壯派」的代表人物,「業仔」。

在上世紀60年代末,「業仔」在香港旺角出生,本名黃偉業,自幼不喜讀書,喜好舞槍弄棒,因此便早早地輟學。

輟學后,黃偉業常年混跡在旺角一帶,與人打架斗毆,也在常年的戰斗中,自學一身好武藝的同時,還豐富了戰斗經驗。

俗話說:「常在河邊走,哪有不濕鞋」,他也因打架多次入獄。

有一次在壁屋監獄里,黃偉業認識了「刀疤剛」,倆人的身手都差不多,出于男人對男人的欣賞,在獄中結義為兄弟。

80年代,黃偉業加入和安樂,拜在超級大佬「老鬼權」的門下。由于武藝出眾,深得「老鬼權」歡心,在「老鬼權」的精心栽培下,黃偉業成了和安樂的「雙花紅棍」。

而之前在獄中結拜的「刀疤剛」則加入和合圖,并且也成了和合圖的「雙花紅棍」,人們常說「物以類聚」,這個詞在他們倆身上簡直就是最佳寫照。

黃偉業在「老鬼權」的手下主要是做外圍馬、以及「丸仔」的生意。

2006年,和勝和「傻福」與14K教父「胡須勇」合伙經營的酒吧「Cyber 8」里,黃偉業與和勝和的「大口」因為「丸仔」生意發生了沖突。

黃偉業召來馬仔,再次拿著AK47對著「大口」的人一通亂掃,造成三人受傷。也因此事,黃偉業名噪一時,老大「老鬼權」對其更是器重。

但犯下這麼一樁江湖大案,很難逃得過阿sir的法眼,阿sir對這幫不法分子展開犁庭掃穴。

2006年7月14日晚上,當黃偉業在「Cyber 8」玩的時候,被捕了,可見其心之大,完全沒當一回事。

出獄后,黃偉業在「老鬼權」的建議下,來到澳門做疊馬生意。和安樂在澳門的勢力一直都很強大,像早年差點將「澳葡教父」趕盡殺絕的「水房賴」,就是和安樂社團在澳門的代表人物。

而在澳門發展得好的和安樂成員,除了「水房賴」,還有擁有貴賓廳「大衛廳」的黃強,以及產業遍地開花的「百花蛇」。

黃強與「百花蛇」對黃偉業十分照顧,沒少給他介紹生意,因此黃偉業到澳門就猶如「蛟龍入海」風生水起。

在自己發達的同時,黃偉業也沒有忘記「自己人」,帶著社團的人一起到澳門撈金。這幫人跟著黃偉業吃香喝辣的同時,不忘對其豎起大拇指。

黃偉業的頭馬「大孖」便曾經說過,老大為人講義氣,不會騙兄吃弟,不僅是因為他賺錢時想著大家,他還把兄弟們當親人手足般看待,過來跟他的都是兄弟,沒有社團里那種上下級的分別。有肉兄弟們一起吃,有事他自己扛,因此大家對他都服氣。

當然,有贊賞的人,也會有與之不對付的人,像和安樂的另一超級大佬「高佬發」便對黃偉業不感冒。

和安樂的實權實質上一直以來都牢牢掌控在「高佬發」的手里,因為當年水房之所以能強大,靠的是當年「神仙錦」的智勇雙全。

「神仙錦」當年力排眾議,把社團事務交給給得意門生「高佬發」之后,雖是退隱江湖,但影響力仍舊巨大。

而「高佬發」早年就與「老鬼權」、「百花蛇」這些人不對付,為人行事又專橫霸道,根本就不把這幫人放在眼里。

2010年初,和安樂開始選舉新坐館,在此之前便是「高佬發」的門生「三寸」與「肥威」當社團的坐館。

這次「高佬發」想要繼續支持他們連莊,說白了,也就是想要繼續壓制「老鬼權」與「百花蛇」這幫人。

但時過境遷,論實力,現在的黃偉業完全就不輸「高佬發」,如果按賺錢的本事來說,甚至還能壓他「高佬發」一頭。

畢竟黃偉業有老大「老鬼權」的全力支持,「老鬼權」手下有的是人,而澳門的黃強與「百花蛇」更是黃偉業背后的大金主,要錢有錢,要人有人。

「高佬發」想要繼續扶持自己的勢力,無疑是觸動了黃偉業這幫人的利益。

2010年6月,黃偉業派出四個好手,帶著AK47想要把「高佬發」暗中解決掉,但還沒行動就被捕了,黃偉業也因此事再次浮出水面,被捕不久后,由親信「細孖」頂罪入獄。

黃偉業出來后,為了補償「細孖」,力捧「細孖」的大哥「大孖」上位。「老鬼權」鼎力支持黃偉業的想法,他聯合社團內另一股中立勢力「黑仔佳」。

他們共同推出黃偉業的親信「大孖」與「黑仔佳」的得意門生「子鳳」上位當和安樂坐館,但「高佬發」這方并沒把他們放在眼里,以「大孖」對社團沒有貢獻為由反對了黃偉業的提議。

而黃偉業則認為「高佬發」是為了一己之私,雙方談判就如「雞同鴨講」、說不通。

因此恰好那日「老鬼權」拜壽宴,在沒經過競爭的情況下,「老鬼權」直接當著在場各路江湖豪杰的面宣布,「大孖」與「子鳳」當選水房坐館。

而「高佬發」那方也宣布「三寸」與「肥威」上位,自此和安樂就分裂成南北兩個部分,雖然兩邊的人對外仍舊稱自己是和安樂。

以黃偉業為代表的這方稱為「少壯派」,力主要拓展社團業務,如帶著社團的人到澳門發展等等;而以「高佬發」為首的這方便稱為「傳統派」,認為社團應該堅守陣地,維持原來麻將館、酒吧、菜市場的經營。

就猶如合伙做生意一般,生意雖然不錯,但兩個股東理念完全相反,分開各自經營也算是正常。

「少壯派」靠著豐厚的財力,占據長沙灣和深水埗為大本營,經營賭船、酒樓、酒吧、洗浴中心、骨灰盒、面粉等生意,旗下有大量門生,稱為「北水房」;

「傳統派」仍舊守住原本的油尖旺以及灣仔、西貢等地,主要以經營麻將館、夜場以及菜市場為生,號稱「南水房」。

雙方劃長江而治的同時,也拉開了大戰的序幕。

而此時在「高佬發」一方有個人被黃偉業挖了過來,那就是「肥啟」!「肥啟」在98年時曾走私一批香煙高達85億,卻被手下馬仔舉報,當時那是震驚黑白兩道的事件。但這麼大的一件事,「肥啟」卻能置身事外,確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可「肥啟」因這次「高佬發」沒給他登上坐館內心頗有不甘,在黃偉業的勸導之下,便背叛了「高佬發」。

2010年12月份,黃偉業出現在大本營麗閣村口時,數個埋伏已久的蒙面大漢,手持牛肉刀沖了過來,黃偉業不愧為雙花紅棍,遇事臨危不亂,一個鷂子翻身堪堪躲過刀光,隨后快速后退想要拉開與蒙面大漢之間的距離,但大漢們明顯是受過訓練的,又快速地將其包圍起來。

由于對手人多勢眾且都帶武器,他孤身一人且赤手空拳,沒能討好,與蒙面大漢們大戰了三百回合,終于撐到了自己手下馬仔趕到,但此時黃偉業背上已經是中了數刀。這無疑是「高佬發」的一次反擊。

2012年2月份,黃偉業再次想給「高佬發」一個教訓,「肥啟」為此事全權策劃。

「高佬發」喜歡養狗,那天帶著一家人到寵物展覽會參觀時,被一群蒙面大漢圍毆,其中還有一個打得興起,抄著身旁一塊「小心地滑」打得「高佬發」頭破血流。

2012年5月,「肥啟」被「高佬發」的人伏擊,身中7刀,到醫院時奄奄一息,好在醫生醫術高明,「肥啟」才能起死回生。

眼見「肥啟」為自己做事,卻落得這個下場,黃偉業二話不說,只帶上數個馬仔,直闖「傳統派」大本營,質問「高佬發」,并當場放話道:「一個星期內會報復到位!」

獨闖敵軍大本營只為手下出一口氣,可見黃偉業確實如「大孖」所說的,視兄弟如手足。對「肥啟」這般痛下殺手,也可見「高佬發」對于叛徒是多麼地痛恨。

就在雙方即將到「不死不休」的局面時,退休已久的超級元老「神仙錦」現身了,他約了黃偉業與「高佬發」雙方坐下來和談,雖然沒能讓他們握手言和,但至少雙方從此停戰。

當然,人無完人,黃偉業也有個致命的缺點,那就是好賭!

外界傳聞,在新濠天地的多個貴賓廳,黃偉業欠下數千萬的爛賬。

當然,疊馬生意的利潤雖然高,但風險和很大。比如拉個大客戶來貴賓廳豪賭,客戶如果向賭廳借錢,疊馬仔便是擔保人,如果客戶跑了,這筆從賭場借出去的錢便會找疊馬仔討要。黃偉業手頭的爛賬也有很大部分是因此而欠下的。

2015年,黃偉業與結義兄弟「刀疤剛」再次相遇,此時他們再一次因為同一件事情相遇,那就是洗銀子被捕。

知道自己即將入獄,黃偉業力推曾因自己而身受重傷的「肥啟」成為社團坐館,此后黃偉業就很少在江湖上出現。

2021年,75歲的「老鬼權」因感冒不治壽終正寢,黃偉業為恩師舉辦洪門最高規格的喪禮,世界殯儀館內三只白色孝獅從白天舞到黑夜。別出心裁的是,現場還有另外一只黑色舞獅,在南派舞獅中,黑獅代表著三國中的張飛。

除此之外,由于「老鬼權」一生都離不開賭字,現場祭品都有「賭」的元素,由此可見黃偉業對這位恩師是多麼敬重。

場內,黃偉業帶著左右手「大孖」在場招呼到來的四五百位賓客,和勝和多位高層如前坐館「上海仔」、「薯仔」,「慈云山十三太保之首」陳慎芝等人皆到場送「老鬼權」最后一程。

而值得關注的是,雖仍舊是同屬一個社團,但「高佬發」為代表的「傳統派」一方,甚至連一個到場的人都沒有,想必時隔多年,黃偉業與「高佬發」之間勢同水火的局面仍未和解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