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聯社坐館「沙皮狗」,呂樂「御用收租佬」,70年代坐擁千萬身家

他是呂樂手下的「御用收租佬」,為呂樂斂財的同時,自己也賺得盆滿缽滿,橫行于黑白兩道之間。

呂樂跑路后,他仍在香港繼續發財,在70年代,便擁有數千萬乃至上億的身家。晚年卻落魄得妻離子散,最終在病痛的折磨中去世。

他就是呂樂的「御用收租佬」,「沙皮狗」。

1940年,「沙皮狗」出生于香港,真名馮九。馮九的父母是典型的社會人,以經營賭檔為生。賭檔往往都是龍蛇混雜之地,馮九在這種地方長大,也因此從小就沾染了不少社會人的習慣,認定撈偏門來發家致富的道理。

50年代末,書沒讀多少的馮九輟學從商,與兩位親兄弟「豬油仔」和「羊咩冬」一起開起了麻將館,馮九又在朋友的介紹下,加入了東聯社。

由于馮九為人機敏聰慧,腦子轉速飛快,不僅善于與人結交,處理社會關系更是手到擒來,很快馮九就在東聯社里脫穎而出,成為社團堂主。

隨后馮九三兄弟在陰差陽錯之下,與大自己20歲的呂樂相識,位高權重的呂樂對馮九這位年輕人頗為賞識,拉攏馮九等人,逐步將自己所謂的「生意」交給他們打理,由于兄弟三人深諳此道,從此一飛沖天,成了呂樂的「御用收租佬」。

1962年,呂樂晉升為「總華探長」在江湖上只手遮天,坊間稱其為「四大探長」之首,馮九有呂樂做靠山,在黑白兩道間橫行無忌。

事實上「華探長」的職位在官職里是很低的,但實際上的權力卻很高。

那時候香港仍在港英的治理下,高官自然不會用華人,而英籍的高官說的是英文,當地人說的是粵語,語言不通十分不便,因此在與普通百姓接觸的基層官員就需要用華人,而這幫基層官員的頭,就是「華探長」。

又正值二戰結束沒多久,黑幫社團猶如雨后春筍般冒出,各行各業皆能見到黑幫的身影。原本白道對黑道就猶如貓抓老鼠一般,可畢竟黑道不是老鼠,白道也不是貓。

黑幫老大拿出一部分不法收入給白道探長,白道探長嘗到了甜頭就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而沒有來走關系的黑道肯定就要接受白道探長的制裁。

久而久之,黑幫拿錢給探長換取自己的風平浪靜,就成了一種風氣,這些錢是按月上交的,坊間稱為「租金」。

但作為「總華探長」的呂樂有頂頭上司盯著,不能明目張膽地出面收錢,況且平日里自己事情也多,哪還能分身來收租,因此就需要親信來為自己收租。

這時候就體現出馮九三兄弟「收租佬」這個角色的重要性了,馮九與大哥「豬油仔」收取港九地區所有煙檔賭檔的保護費,每家每個月450塊,單單煙檔就有兩百多家,賭檔更是多到不計其數。

這些檔口里的「大戶」則另外算,比如電影《跛豪》的原型人物吳錫豪被捕后就曾說過,他旗下的每個粉檔每月上交1200元,除此之外每月還會額外交三四萬給呂樂。

呂樂橫行整個60年代,「五億探長」的名頭絕非浪得虛名,而前來收租的馮九自然跟著風光無限,江湖就有傳言「呂樂在、馮九大」。

多年以后馮九的親信陳華山就曾透露,當年的阿sir都會收到兩份工資,一份是原本職位的工資,另一份則是馮九來發的工資,逢年過節還有另外的準備。

發完工資后,剩余的錢呂樂拿七成,馮九拿3成。即便是3成,馮九也能富甲一方。

作為「發工資」的人,馮九雖不是白道中人,在白道里的地位卻很高,而他在黑道中,那更是為所欲為。

那時有錢有勢的馮九,順理成章地成為東聯社坐館,又靠著呂樂這層關系,在最為繁華的油尖旺地區一家獨大。

「沙皮狗」這個綽號自然是沒人敢再當面叫,畢竟太過粗俗。

許多在江湖上呼風喚雨的大佬見了他都得親切地叫一聲「馮哥」、「九哥」,點頭哈腰、遞煙敬酒,甚至馮九出入歌舞廳都可以免單。

而馮九此時最大的愛好就是購買物業,他買下著名的重慶大廈里頭許多單位。重慶大廈的6樓就是他平時收款算賬的辦公室,地下還有個地庫,那是處理收來的這些錢的地方,這兒儼然就是他的大本營。

當然,馮九所得的一切,都建立在呂樂坐在「總華探長」的位置上,呂樂一走,他還能覆雨翻云不成?

1968年,呂樂意識到自己極可能被查,于是提前退休,又在1974年時,廉政公署成立的前夕逃離香港。

呂樂退休后對馮九影響是有但是不大,畢竟馮九此時已是有錢有勢,他繼續自己的投資事業,除了買房子,還開了數家夜總會,如知名的「東云閣」「新碧瑤」等。

70年代初,彼時的「澳門黑梟」街市偉還只是名不經傳的小混混,由于糾紛砍傷馮九的一名馬仔。

馮九大怒,隨即為小弟出頭,上門找「街市偉」老大,14K的「黑無常」要人,「黑無常」即便是稱霸砵蘭街也不敢惹到馮九,但又不想交人,于是讓「街市偉」連夜逃離香港。

日后,在香港毫不起眼的「街市偉」,跑到菲律賓混得風生水起,又到澳門跟了賭王,就連后來的「澳葡教父」崩牙駒都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。

1974年,廉政公署成立,呂樂逃離,隨后在一個個污點證人的指證下,馮九與哥哥「豬油仔」作為呂樂的「收租佬」自然是逃離不了法律的制裁。

可「豬油仔」為人忠義,一人抗下了所有罪,馮九無罪釋放。

這也就是為何《跛豪》、《雷洛傳》等電影里只播出了「豬油仔」這個人物,而沒有「沙皮狗」這號人。

逃過一劫的馮九自知大勢已去,逐步脫離江湖。他把東聯社交給了得意門生莫世就打理,日后這個莫世就不僅成為東聯社坐館,還是「演唱會之父」,張歌神的經紀人。

而馮九自己則將重心放在了投資房產,正值香港樓市勢頭好,據說馮九手頭就擁有價值數千萬上億的房產,要知道,當時有十萬塊就已經能買上一套房子了。

馮九再一次到達巔峰,但很快,也許是報應到來,他的人生開始走下坡路。

1978年,馮九的妻子與他失婚,馮九那是一個大出血,給了妻子一次性贍養費800萬,每月還得給每個孩子3500塊的贍養費,要知道,他有7個孩子!

隨后大洋彼岸的呂樂正心急如焚,他認為自己在香港的產業被人貪墨,于是派了兒子呂實出面處理。

呂實以來就跟馮九有了糾紛,但是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,呂實可是不務正業的主,他不止找上了馮九,還找了和合圖的「傻佬泰」。

「傻佬泰」一直都是給呂樂收麻將館租金的人,呂樂跑了麻將館就由「傻佬泰」自己承包。

呂實一來就要求「傻佬泰」漲租金,漲完租金后交給呂樂的錢還比以前少,自己扣掉了大部分。從而導致呂樂對「傻佬泰」窮追猛打20年。

換句話說,呂樂口中別人黑了他的錢,但他自己這些錢還不是貪墨得來的,這又怎麼算。

1988年,馮九繼續往房產方向發展,帶著兒子馮錦光投資了深圳的香蜜湖,繼而又投資了其他項目。

起初的盈利還不錯,可后來不知道是經營不善,還是兒子勾結外人對著馮九耍手段,虧得一塌糊涂,馮錦光還多次與父親馮九對簿公堂。

作為旁觀者,不得不再吐槽一句「上梁不正下梁歪」。

90年代初,澳門賭廳開啟了「包廳制」與「疊馬制度」,馮九看準風口帶著巨額資金來到澳門發展。

可昔日被他逼得背井離鄉的「街市偉」此時可是賭王眼前的紅人,日后叱咤澳門的「崩牙駒」都得叫他一聲「哥」,馮九想來開賭廳撈金,哪里開得成。

也許是妻離子散心有不甘,導致的心性大變,自小在賭桌邊長大的馮九對于賭沒有沉迷,可這次到了澳門卻是一把把的梭哈,將自己手頭的物業一把一把地輸掉。

1997年,曾經放下豪言稱「拳打新義安,腳踢14K」的東聯社坐館莫世就,在「大B哥」吳志雄的酒吧里被「灣仔之虎」的弟弟「雞糠」重創,東聯社從此一蹶不振,馮九也跟著銷聲匿跡。

2007年,馮九中風入院,多年后又有人看見馮九坐著輪椅出行,據說是長期的病痛使他站不起來。

2017年,馮九病逝,享年七十七歲。殯儀館外一個紙做的「馮九大廈」格外醒目,估計是馮九生前的親朋好友知道他喜歡買房。

殯儀館內各路社團大佬齊出治喪,如新義安的「大總管」林江,和勝和「造王者」國華,和義堂坐館「玉泉」,14K「雙花紅棍」陳惠敏,和安樂超級元老「老鬼權」等等。

馮九的幾房妻子兒女也都到場,可對于馮九的過往皆閉口不談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