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義安初代「四虎」的傳奇故事,林景林勝兄弟之外的另外兩位猛人

香港江湖中,有很長一段時間是由「14K」、「和勝和」、「新義安」這三個社團形成三足鼎立之勢。

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,要說最團結、最具實力的社團,莫過于新義安。

新義安由「九龍皇帝」向前所創立,后來長子向華炎接手,將其發展成「香港第一大黑幫」,能有這樣的成績,社團內的元老功不可沒。

在90年代,新義安的「五虎十杰」更是叱咤江湖廣為人知。而事實上,在「五虎十杰」之前的年代,也就是新義安初創的時候,向前仍是「龍頭」的時期,旗下也有「四虎」。

也就是新義安的初代「四虎」,他們分別是林景、林勝、陳武、黃恩這四人。

江湖就有傳言:「向家天下林家打」,這里的林家,指的是「林景、林勝、林江」三兄弟,林氏三雄為向家打下半壁江山,雖是功高震主,卻并不居功自傲。

同為「四虎」,林景、林勝兄弟倆因為前后輔佐了新義安三代的龍頭,而廣為人知,事實上陳武和黃恩倆人也為新義安立下不少功勞。

黃恩生于20世紀30年代,早早地加入新義安,在粉嶺一帶活動。人送外號「黃老虎」,被人取了這麼個外號,可見其多麼兇猛。

早年的香港黑道勢力猖獗,大大小小的社團數十個,到如今有些已經只是傳說。

當時一個名為「全一志」的社團也是一方勢力,粉嶺最大的勢力,便是「全一志」的大佬「老貓」,在江湖上頗有地位。

正所謂「臥榻之側,豈容他人鼾睡」,在「老貓」看來,自己完全有實力可以獨霸粉嶺,而黃恩在粉嶺活動,有礙自己的發展,于是常常上門找黃恩麻煩。

此時的黃恩還不到二十、比「老貓」小十來歲,江湖經驗比「老貓」少,勢力比「老貓」小,江湖地位比「老貓」低,各方面都不如「老貓」,因此在「老貓」的降維打擊下,黃恩十分憋屈。

「老貓」的目的是要將黃恩趕出粉嶺,見黃恩處處忍讓,「老貓」更是軟土深掘,這般操作是想著不得罪新義安的情況下讓黃恩知難而退。

可當人的忍耐達到一定的限度之時,大多數時候是會反彈的。

擺在黃恩面前的路就兩條,要嘛灰溜溜地走了,要嘛鼓起勇氣,與「老貓」決一死戰。

黃恩能被稱為「黃老虎」,顯然不會選擇前者。

沒多久,因利益沖突,「老貓」再次帶人上黃恩地盤上,這次準備狠狠地教訓黃恩。前面說過,黃恩一直被他踩到腳底下,因此「老貓」對黃恩極為輕視,這次上門帶的人也不多。

可讓「老貓」萬萬沒想到的是,黃恩這次極為硬氣,「老貓」訓斥的話才說到一半,黃恩就抄起桌上那瓶82年的拉菲,朝著他頭上砸下來。

「老貓」與他的手下都蒙了,「老貓」暗想:「平日里逆來順受的黃恩,今天是吃錯藥了?」

還沒等他反應過來,黃恩再次出手,黃恩身后的馬仔也跟著出手,門外黃恩的眾多兄弟們也沖進來動起了手。

「老貓」與馬仔們拼死抵抗,可奈何黃恩原本武藝就不在自己之下,并且比自己年輕,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,再加上這兒是黃恩的主場,自己此番輕敵,無疑是致命的。

就這樣,「老貓」沒能跑掉,被黃恩「黃老虎」打得當場斃命。

做掉了「老貓」,黃恩名聲大噪,四方江湖猛人來投奔,如日后新義安的「大環山話事人」泰山,便是黃恩的門下。

黃恩從一開始的隱忍,再到「一鳴驚人」,不得不說是個狠角色,但事實上他還有重情重義的一面。要體現出這一點,就得提到初代「四虎」中的另一人,陳武。

陳武的年齡比黃恩稍微小一些,他自幼在長洲島長大,16歲那年加入和安樂,拜在大佬豪德的門下。

陳武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之輩,每次社團之間談判不成、火并之時,陳武都是頭一個上前拼殺、最后一個斷后撤退,為人脾氣雖是火爆,但十分講義氣。

那年,老大犯了事,陳武主動站出來,為老大背鍋,受了三年的牢獄之災。

浪費了三年的人生后,陳武從獄里出來回到長洲島。按道理,為了老大背鍋的小弟,都是大功一件,可陳武出來后卻不受待見,不僅同門兄弟們不待見他,連老大也不怎麼待見他,這令無權無勢無依無靠的陳武接受不了。

正當陳武落魄之時,黃恩出現了。黃恩看著比自己小幾歲的陳武,對他當初為老大傾心付出有所耳聞,對陳武的遭遇十分同情。

黃恩與陳武是一見如故,多番接觸下來,黃恩暗想,如此忠義之人,不加入自己的團隊實在可惜。

于是在黃恩的勸說下,陳武成了新義安的一員。兩人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與黃恩斬雞頭、燒黃紙,成了拜把子的兄弟。

陳武一入伙,黃恩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幫陳武出那口惡氣。

彼時黃恩實力雖強,但畢竟是在粉嶺一帶,而陳和安樂的大佬豪德在長洲島一帶經營已久,勢力也不弱。

黃恩與陳武帶著大批新義安馬仔與豪德明爭暗斗,足足用了一年時間才將豪德徹底擊敗,從此長洲島落到新義安手中。

自此以后,黃恩陳武兩個人經常聯手,為新義安開疆拓土,立下赫赫戰功。也因此,倆人與林景、林勝兄弟并稱為「四虎」。

1953年,新義安的創始人、「九龍皇帝」向前被驅逐出境,林景、林勝、黃恩也跟著出逃,陳武則留在香港。

老大出逃、叱咤江湖的「四虎」跑掉了三個,新義安內部人心惶惶,外面其他各大社團對新義安的地盤虎視眈眈。

作為「四虎」中僅存的一位,陳武自然成為眾矢之的、成了其他社團的首要目標。

最先對他出手的,就是和安樂社團的紅磡猛人「傻金」、「傻銀」兄弟倆。

那天,陳武與三五個馬仔在長洲路邊的大排檔喝下午茶,突然「傻金」、「傻銀」兄弟帶著三五十個馬仔,個個手持大砍刀,從巷子口直往陳武這兒追砍。

陳武反應很快,立馬抄起坐著的折凳格擋,三五十人圍攻三五個人,高下立判,陳武只能苦苦招架,借著空檔逃出生天。

回到老巢幾天后,趁著「傻金」、「傻銀」兄弟還未在長洲站穩跟腳,陳武召集部下、全力出擊,勢必要將失去地奪回來。

陳武帶著百來個馬仔、抄起祖傳的四十米大砍刀,直奔「傻金」、「傻銀」的大本營,雙方開啟長達七天七夜的大混戰,直到陳武靠著祖傳的刀法做掉了「傻金」,打跑了「傻銀」,和安樂社團的大佬才出面調停。

可陳武深知放虎歸山的道理,這次不將「傻銀」連根拔起,日后「傻銀」肯定還會卷土重來,甚至其他社團也會認為自己是軟柿子。

于是陳武讓人探清「傻銀」的落腳點,談判的當晚,陳武帶人直搗黃龍,斬倒「傻銀」,「傻銀」跳海逃生,從此不再出現。

陳武這一戰將本身的狠勁打了出來,原本覬覦新義安地盤的其他社團,暫時皆不敢妄動。

許多江湖猛人也紛紛投入陳武麾下效力,如日后長洲的話事人「細威」、「科成」等等。

沒多久后,林景、林勝、黃恩皆回到香港,并當眾宣布日后新義安的龍頭只能姓向,也就是所謂的「世襲制」。自此以后「四虎」共同輔佐「新龍頭」向華炎,鞏固新義安社團。

當時的向華炎年紀尚小,沒為社團做過什麼貢獻不說,也沒什麼江湖經驗,因此黃恩與陳武在背地里是瞧不上向華炎的。

但他們都看錯了,向華炎的本事很大,他靠著林景、林勝兄弟倆的鼎力支持,得以發揮自己的能力,將新義安帶上巔峰,在八九十年代更是成為「香港第一大黑幫」。

向華炎將新義安做大做強、新義安許多后輩崛起、黃恩與陳武年齡也在慢慢變大,隨著新義安新一代的「四虎」紀寶、冷聲這些人崛起,黃恩與陳武皆退出江湖、歸隱山林。

當年他們并肩闖蕩江湖的時候,是何等的風光,如今已成為一段江湖往事。


用戶評論